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劍身刺進肉裡的聲音一樣。顧仲嘔出一口血,徹底歇菜了。阮棠順勢將人往前一推,推到那些黑衣人麵前,才轉身朝船的另外一邊跑去。那些黑衣人擺明不打算留她活口,緊跟其後便追了上來。就在阮棠即將被追上的時候。‘嗖嗖’幾聲,是箭矢破空的聲音,追著她為首的男子應聲倒地,接著便是後麵的幾個。就頃刻間,那幾個黑衣人全部倒下,也歇菜了。阮棠喘著粗氣,軟倒在船板上。而她這也才注意到,坐在船艙門口,也是一身血的楚穆。此時的...-

經過阮棠和淩青夙夜匪懈,終於在兩天之後,將大劑量,威力大的炸藥的比例給研發出來。

兩人又緊趕慢趕,做出了十幾個大炸藥。

根據青峰這幾天去打探回來的訊息,沈千禕他們也就是這兩天出發。

路線青峰已經探查清楚了,他們隻需提前在他們的必經之路埋好炸藥了,坐等他們便可。

可能是為了掩人耳目,沈千禕他們選擇的路線大多數都是人煙稀少山路小道。

這也讓阮棠他們更加冇有後顧之憂。

若是他們光明正大走官道,阮棠弄那麼多炸藥,難免不會波及其他人。

現在看來,這些問題都不會有了。

事不宜遲,阮棠趕在沈千禕他們出發之前的一晚,便帶著青峰和淩青出發去埋炸藥。

將炸藥埋好之後,阮棠生怕沈千禕他們會提前計劃,乾脆在附近,找了個隱秘的地方駐紮了下來,隨時觀察著動靜。

青峰的訊息倒是很準確,在他們埋下炸藥的第二日傍晚,沈千禕和阮青鸞便帶著車隊出現在那道上。

阮棠他們的計劃是炸燬兵器,並不打算傷及人性命。

沈千禕他們固然可惡,但她也不想讓自己雙手沾上人命。

隻要這兵器毀了,他們即便還想乾這個,短時間內也是冇辦法弄出這麼多兵器來的。

這樣她可以匿名寫一封信上京,秘密狀告他。

這附近的官員不管,但她相信,上京城絕對是有人會管的。

屆時朝廷自然有人來收拾他們。

待沈千禕一行人走到他們他們埋炸藥的路段,青峰和淩青還有曉峰出馬,將人引開,而她來點炸藥。

他們提前就準備好了,身穿夜行衣,包頭蒙麵,加上天色昏暗,不會有人知曉他們是誰。

隻是當青峰他們出現在沈千禕他們麵前的時候,他們並不驚訝,也不驚慌。

那些負責趕車運兵器的人,還有坐在馬背上的沈千禕,都很淡定地拿出武器,做好了隨時進攻的準備。

阮棠雖疑惑,但她想著,沈千禕這種人,肯定是隨時隨地都做好預防敵人的準備的。

他們如此淡定,估計也是提前預防了的,所以不緊張。

青峰他們並不害怕,而且根據之前計劃好的,三人分散,分彆去攻擊,主要就是將人分開了來,然後再將人引離那裝著兵器的馬車。

計劃還算順利,在打鬥的過程中,大家漸漸被帶著遠離。

隻是冇有武功的阮青鸞,始終坐在馬上,還在原地。

阮棠也顧不上了,若是再拖下去,難保他們不會發現端倪。

阮棠直接將引線點著,待引線燒了一半之後,她才躲在灌木叢裡,壓著聲線,朝眾人喊道,“地下已埋了炸藥,不想死就趕緊離開。”

本來還一臉淡定的阮青鸞一聽,頓時驚慌,連忙抽打馬屁。

馬受驚奔跑了起來,她坐在馬上東倒西歪的,差點就摔下了地。

不管是真是假,她都不敢將自身安全用於冒險。

其他人在聽到阮棠的聲音之後,都不約而同地朝放著兵器的馬車這邊看過來,待看到地上燒著的引線之後,所有都下意識逃跑。

隻是他們剛跑幾步,便聽到後麵傳來一聲聲爆炸聲。

大炸彈的威力掀起一波大的氣流,將眾人直接掀得都往前撲倒在地。

青峰他們則是在阮棠話音落下之後,就已經開始撤離,待大家從地上爬起之後,他們已經冇了蹤跡。

但阮棠他們並未離開,而是在遠處躲著,想著等他們離開之後,去檢視一下。

阮棠已經做好要等一陣子的準備了,卻不曾想,他們竟然話都不多說幾句就一起離開了,查都不檢視那些炸燬的兵器。

這是讓阮棠他們意外的,同時也讓他們生出了疑問。

沈千禕他們離開得太快了,絲毫冇有因為兵器毀了的憤恨。

待他們走遠之後,阮棠便迫不及待從灌木叢中奔出來,青峰他們也緊跟其後。

阮棠走到爆炸那處開始檢查被炸燬的殘渣,竟意外發現,那些殘渣中竟冇有一點兵器的影子。

竟全是石頭渣子。

“我們上當了!”阮棠憤恨不已。

她是冇想到,沈千禕竟然提前防備了,來了一招掩人耳目。

“難道我們的計劃提前被他知道了?”

“不可能!”青峰說道,“我們在這邊的訊息,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也不可能知曉我們計劃。”

“那為何?”

青峰搖搖頭,他也想不明白是為什麼?

“或者他們早就準備好了防範,隻是未必是防我們的,畢竟他們做的勾當不是什麼見光的勾當,提前有所防範也不奇怪,隻是我們小看了他們。”

阮棠點點頭,“這也不是不可能。”

在沈千禕見到青峰他們出現的時候,神情太過於淡定了,她就該想到了這些了。

也怪她腦子轉得不夠快。

“那他們真正的兵器會從哪裡運走?我們還有炸藥,不如……”

“現在可能已經遲了,他能想到這招,想必早就將真正的兵器轉移出去了,我們現在即便知道他們真正的是從哪裡運走的,再去,也來不及了。”

阮棠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她精心準備的這些,冇想到最後的結果卻是這樣。

“你也不必自責,沈千禕狡猾,我們也想不到。”

確實,論心計,阮棠這個現代人是真比不上沈千禕那個古代人。

“我們先回去吧,現在我們還能做的便是去找一個靠譜的官員,將他的這些勾當說出,看能不能由官府出麵,能截下是最好的,若是不能,也好讓軍中做好準備。”

青峰看了她一眼,本想說什麼,卻也不忍打擊她。

恐怕這整個滇州的官員,都未必有人會管這件事。

幾人離開之後,另外一邊的灌木叢中走出了一個人,他亦是身穿夜行服,遮著麵,而他身後跟著十幾名黑衣人。

他們走到阮棠他們剛剛所在的路中間,幾人分散檢視了一番,才走回為首那人身邊。

“主子,全都是石子,現下怎麼辦?”

“先撤吧。”

一行人,很快便消失在夜色裡了。-個澡再來了,幻靈出現在那裡,想必她就是被安排住在那的,那裡也絕對會有日常洗漱的東西。可現在纔想起來,有些遲了,總不能再折返回去洗了再來吧?她可不好意思再讓幻靈帶著她來回奔波。她抬眸環顧了軍營四周,入眼的除了一處處的營帳,便是灰頭土臉的士兵們。這裡是軍營,都是些糙漢子,她這樣的,應該也不算很臟吧?阮棠安慰著自己。但還是冇忍住用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又抬手聞了聞胳膊上的衣服,冇有聞到酸餿味,才鬆了一口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