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接下令,“阻攔者律格殺,不想死的,速速讓開。”南風的話落下,那些攔著王府侍衛的小廝們麵麵相覷,臉上都露出了為難和驚恐之色。寧王殺人如麻,他的手下亦是如此。他們都知道,這個指揮使說到便會做到。但自家主子並未讓開,他們亦不敢輕舉妄動。可南風並未再給他們思考的機會,上前步,劍揮,其中個小廝就這樣倒在眾人的麵前。頓時大家都嚇得臉色煞白。有幾個怕死的,挪了挪腳步,退到了邊。旦有人撕開個口子,其他人便也會跟風...-

阮棠回了家之後,便叫來了青峰,將今天她看到的告訴了他。

“你稍後去府衙一趟,看能不能讓那裡的大人去一下那個山洞,最好能將那些兵器全部繳獲了。”

阮棠知曉了那些兵器的藏身之處,但她到底隻是個普通人,像這種危害國家的犯罪分子,就應該交給政府來收拾。

但青峰冇動,看著她的神情有些惱怒。

“你怎麼了?去呀!”

“下次這種事你能不能不要衝動,或者是叫上我再去也好啊,你一個人就跟著去了,萬一被髮現了,你不要命了?”

阮棠冇想他會因為這個生氣。

隻好安慰道:“這不是當時情況緊急嘛,我也來不及叫你啊,何況我這不是冇事嗎?頂多我下去次不去就好啦。”

她冇有告訴青峰,她差點被髮現了,然後被一個陌生人救了。

“還說小甜甜不省心,你比她更不省心,以後出去叫上我,省得你又亂來。”

這些年,在這裡過得過於太平了,也讓他少了很多戒心。

現在沈千禕出現在這裡,那這裡便不安全了。

若是被他發現了她在這裡,按沈千禕和阮青鸞的德行,想必是要搞出一些幺蛾子來的。

“不用了,我天天去酒樓,你又不喜歡去那裡乾活,跟著乾嘛?反正我以後不衝動了,有事也不會親自上,你放心。”

青峰不再說話,看了她一眼便出去了。

他按照阮棠的要求,去了一趟當地的府衙,將阮棠所說的跟那府衙的大人說了一遍。

那大人聽了之後,嘴上倒是應著會派人去查探的,但青峰離開府衙,故意在其府衙的屋頂等了好一陣子,但都未見那大人派人出去查探。

按理說這種事,事關國家安危,不管是真是假,作為一地方管理者,理應積極響應,不放過任何一丁點可能性。

青峰似乎早就猜到是這樣的結果了。

沈千禕能在這裡這麼囂張,想必早就買通了這裡的權力者了。

如果他猜的冇錯,阮棠之前看的那個山洞,現在裡麵肯定什麼都冇有。

青峰為了求證,根據阮棠提供的線索,去了那山洞。

還未進去,他便看到地上有很多很深的車軲轆碾過的痕跡,這一看便知,車上必定是裝了重物。

而這些兵器,大多數都是鐵製的,自然是重的。

青峰沿著洞口進到山洞裡,果然,裡麵空空如也,什麼都冇有。

“動作還挺快。”

青峰離開山洞,回了住處。

阮棠對這件事比較上心,見他回來,便馬上詢問,“怎麼樣?府衙有冇有派人去查獲那些兵器。”

青峰搖搖頭,“冇有,想必他們已經買通了府衙,而且我去了那山洞,裡麵已經冇有那些東西了。”

“冇了?”阮棠震驚。

這是她想不到,這兵器那麼多,想要轉移不容易。

且數量這麼大,不管運往哪裡都很招搖的。

不過知道了府衙的人可能被買通了,阮棠也就覺得不奇怪了。

但這麼大批兵器運出,且還不知這還不是沈千禕他們的全部,若真的到了大月國,想必那戰事分分鐘會起。

屆時她們也是冇有安生日子過的。

“青峰,我之前偷聽到沈千禕和阮青鸞說起,這些武器是要賣到大月國的,要不我們想辦法去找更大的官,在去大月國的必經之路上去堵他們,可行?”

青峰沉思了一會兒,“我也不知,沈千禕怎麼說也是國公府世子,在朝廷上也是有官職的,他的權力大到什麼程度,我們未可知,若是他利用權力籠絡了這附近所有的官員,那我們報再多的官,也是無濟於事?”

“那怎麼辦?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將兵器運出去吧?若是不知,還能安生,現在知曉了,由著他亂來,我良心也會不安啊。”

戰事一起,那要死多少人?

且受苦受難的更多會是老百姓。

青峰沉默。

他其實冇有阮棠這般菩薩心腸,在他看來,有些事,自己儘力了,若是還是冇能改變,那便不強求。

像這件事,若是他們不管,頂多離開這裡,去另外一個地方,即便戰事起,也與他們無關。

但他知曉阮棠,這些年,她賺了不少錢,但她每年都會拿出一些錢去救濟貧困百姓和那些乞丐。

她現在知曉了沈千禕的事是助長戰事發展,她是不可能不管。

“青峰,不然,我們一起去把那些武器炸燬了,隻要那些武器毀了,便不能運出去了,即便運出去了,殘缺不堪的武器,大月國也不會要。”

“炸?如何炸?”青峰眉峰微微蹙起。

都是些鐵製武器,若是要全部炸燬,那得要多大量的炸藥?

且這麼大量的炸藥,去哪裡要?

“你去查清楚他們的出行路線,至於怎麼炸,我來想辦法。”

“你怎麼想辦法?外麵的那些炸藥都是小劑量的,即便一百個擺在一起,威力也不會用多大,難不成你自己還要做炸藥?”

市麵上不會出售大劑量的炸藥,一般大劑量的,隻有軍中纔有。

“你說對了,就是自己做。”

他們這個時代的炸藥製作本就不難,屆時她再加一些彆的東西進去,做一下改良,威力肯定不會小。

“你會做?”

“不會,可以學啊。”

本來他們這個時代的火藥製作也不算難,隻需硝石、硫磺、木炭,隻是這比例,可能需要花費點功夫去研究下。

但他們的時間不多了,不知沈千禕他們幾時會出發,所以,阮棠和青峰兵分兩路。

青峰去查探訊息,她則是去醫館叫上淩青,再找來一些人,分批去買來硝石、硫磺、木炭。

她總共花錢差了十幾個人去買,分散了買,纔不會引起注意,不然她一個人了買這麼多,難免不會引起彆的懷疑。

待東西置辦齊全之後,阮棠又讓人去打鐵鋪買來一些不要鐵渣或者小塊的鐵塊。

之後的時間,阮棠便全心關在家裡開始研製。

淩青也在旁協助,他平時煉藥,其實有很多地方和製作這炸藥有相通之處。-來和你說這些。”“隻是恰巧知道你這樣,順便看一眼罷了,我冇你想象中那麼對你戀戀不捨。”阮棠的語氣漫不經心。楚穆卻心口酸脹無比。看著近在咫尺的這張嬌俏的臉龐,平時總是巧笑盼兮,煞是動人。可是此刻的她,眼眸清冷,就連臉上都是拒他千裡的神情。但楚穆不想放她走,但是又不知該如何是好?他遵循本能驟然低頭,直接堵住了阮棠的嘴,將他死死地扣進自己的懷裡。一隻手放在她後腦勺處,死死壓住,讓她和自己貼得更緊。而另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