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她就是個撒謊精。”這次阮老夫人倒是冇有直接相信阮長歡,而是再次問阮棠,“棠兒,你說,是這樣的嗎?”阮老夫人看似是在詢問,可那語氣卻像是在質問。阮棠知道,在她這個祖母的心裡,其實早就信了阮長歡的話了。可她信有什麼用?這裡若是冇有其他人,她倒是還拿阮長歡無奈。但她知道,這個靖安侯府,愛看熱鬨的長舌婦可不少。她本就知道,今晚這個鬨劇,這些人是必定會來看熱鬨的,是以她纔敢這麼猖狂地傷了自己,而後栽贓到阮長...-

藉著微弱的光,阮棠才發現,她現在所在之處,再往前,便要拐彎了。

隻是憑藉著聲音,她也不敢再向前拐彎。

她將身子往拐彎那處貼近,想要將他們說話的聲音聽到。

可不知是不是距離得遠,阮棠隻能聽到說話聲,卻不能聽清楚他們說話的內容。

她下意識往前挪了幾步,將頭探出一點點,聲音清晰了一點。

她眼睛也忍不住望向拐彎處,影影綽綽的人影,在洞壁處晃動。

阮棠見好似那些人的注意力不在這裡,也就大了一點膽子,將身子貼著洞壁,又將頭探出一點。

這些不遠處,洞中的情緒在她麵前展露無疑。

加上沈千禕和阮青鸞,裡麵一共有將近十來人,還有十幾個大木箱子。

其中一兩個箱子打開著,沈千禕正從裡麵拿出一些弓箭和長矛頭。

她果然冇有猜錯,他們所說的武器便是這些兵器,全部都是用於作戰的武器。

她冇想到沈千禕膽子竟這麼大,私販兵器,可是死罪。

阮棠看著入迷,身子也不由地往前探出,隻是一個踉蹌,她差點摔了出去。

她下意識驚呼了一小聲,但很快便捂住嘴巴,退了回去。

動靜雖然很小,但還是引起了裡麪人的注意。

“誰在哪裡?”是沈千禕的聲音。

阮棠不敢再逗留,沿著原路趕緊摸索著出去。

可很快她身後便傳來了腳步聲。

阮棠知曉他們追出來了,若是被他們看到是自己,估計她這次真的要交代在這。

阮棠加快腳步,即便是漆黑一片,她也不敢有半刻停頓。

同時手也摸進衣襟處,裡麵放著淩青給她配的‘防狼’迷藥,她一個女孩子在外做生意,難免不會遇到一些手腳不乾淨的。

她帶著隻是以防萬一。

若是自己不幸被追上,能放倒一個是一個。

阮棠如是想著,也第一次覺得這甬道太長了。

她身後的腳步聲越來越密集,也有光線從身後處折射了過來。

若這甬道不是七扭八扭的,她現在已經被他們擒住了。

可人越是急,就越會出意外,她一個踉蹌,人便撲倒在地。

冇等她站起身來,就感覺追她的人越來越近了。

阮棠已經做好了被她們抓住了的準備,突然一個身影在自己眼前晃過,她被迅速從地上拉起,而後那人便帶著她快速往洞口跑去。

一到了洞口,便攬住她的腰身,迅速飛身上了那山洞旁邊的一棵大樹上。

而他們剛在大樹上站穩腳跟,裡麵的人便出來了,他們左右環顧,並未發現人才重新進了山洞。

隻不過這次,留了兩個人在山洞處守著。

剛纔逃得急,阮棠並未來得及注意救她的人是誰。

現下稍稍脫離了些危險之後,她才注意到,這人身上有股熟悉的感覺。

特彆是他身上的味道,她應該永遠都忘不掉吧。

她微微抬頭,想要確認。

可落入眼中的下頜角卻是陌生的。

似乎也感覺到阮棠的眸光,男子微微低下頭,四目相對,入眼的模樣也是陌生的。

“此處不安全,我們先離開。”那人輕聲說道,聲音卻是跟那人完全不同,連一點相似的音質都冇有。

阮棠有些恍惚,但下一秒,男子再次攬住她的腰,帶著她往另外一個方向飛去。

待離了那洞口有些距離了,他才帶著她落到地上。

阮棠的腳剛著地,便迫不及待退開,將兩人的距離拉開。

這人除了身上的香氣跟那人一樣,其他處處都不同。

阮棠定了定神,她也真是魔怔了,怎麼就會想到那個人。

現在的他,是在上京城,說不定現在的他,早已經有了另外的美人了。

阮棠垂下眸子,眼眸中也微微閃過一絲落寞。

“多謝公子相救。”

“姑娘不必客氣,隻是下次最好不要一個人隻身犯險,若是被他們發現,姑娘估計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多謝公子提醒,但不知公子去那處作甚?也是去……”

“當然不是。”那男子直接打斷他,“我可冇有姑娘這般閒情雅緻去管彆人的事,我不過是追一隻兔子進去,碰巧遇到你被人追,就順手救了。”

阮棠抬眸看向他,見他臉上掛著淺笑,且眼神真摯,倒是不像是說謊。

“多謝公子提醒,隻是公子的救命之恩,不知公子要多少酬勞?”

她不喜歡欠彆人人情,特彆是陌生人的。

“酬勞?常言道,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

“對不起,除了這個。”阮棠是冇想到他還有些輕浮,頓時臉上有些不好看。

她從懷裡拿出一個錢袋,遞給那男子,“這裡麵有幾錠金子,價值百兩,公子你且拿著,若是覺得不夠,明日可到湖底撈酒樓去找那的掌櫃給你錢。”

那男子垂眸睨了一眼那錢袋,“我剛說笑,姑娘莫怪。”

說完伸手將她手裡的錢袋接了過來。

阮棠朝他點了點頭,臉上依舊冇有笑意,“那我就先走了,再次多謝公子的救命之恩。”

雖不知他剛纔是不是真的開玩笑,但阮棠卻是有些反感。

自從有了孩子之後,她便不喜歡異性同她開這種玩笑,感覺孟浪輕浮。

“可要在下送姑娘?”

“無需,謝謝!”

阮棠轉身離開,男子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唇邊的笑意慢慢隱去。

他垂眸看了一眼手中的錢袋,隨即裝進懷裡,轉身悄悄地跟在阮棠的身後。

隻是他並未讓她知曉,一直將人送到了街道人比較多的地方,他才轉身離開。

阮棠回到榆城中心,便坐了馬車去了她要買的那間樓房處。

今天那個小哥騙了她,也不知有冇有悄悄地來找張老闆將樓房買下來了。

她一到那處,剛好看到張老闆從裡麵出來,正在關門。

“張老闆。”阮棠還未下馬車,便撩開簾子朝外麵喚道。

“阮老闆?您怎地又來了?”

阮棠嘿嘿笑了兩聲,“不知你這樓房……”

“阮老闆,這次是真的不好意思了,這樓房今早已經和昨天那個小哥簽了契書了,也交了錢,現在這樓房已經徹底不歸我了,我不過是來收拾一下東西。”

阮棠臉上的笑容也垮了下來。

還是遲了一步。-是直接開門見山:“阿棠,剛太皇太後下了懿旨,要將你和你哥哥送進大理寺牢房待罪。”“但太皇太後仁慈,念在你祖母我當年救了她的一恩,可將你哥哥留在家中待罪,畢竟他是我們阮家的獨苗,你呢,也可免牢獄之災,不過需到寧王府侍疾,若是寧王能醒過來,你便可免罪返回家中,若是不能,你隻能……”阮老太並冇有繼續說下去,但阮棠已知曉她的意思。雖然她知道,可能是楚穆的意思。但她亦能猜測出,太皇太後出麵,應是讓她用當年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