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但他見楚穆臉色不對,擔心楚穆,所以將事情交代給了下麵得力的助手去查,自己則是折返回彆院。閱寶書屋也剛好看到了暈倒在地的楚穆。他匆忙將他帶回王府,找了府醫來診治。府醫並未診出問題,最後還是給楚穆紮了一針,他清醒了過來,但精神依舊不好。楚穆怕自己會像之前那次中蠱一樣陷入昏迷,所以趁著清醒之際,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跟南風說了一遍。還千叮嚀萬囑咐,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能去找成亦柳,更不能讓她踏出滿月閣半步。“他...-

阮棠高高興興的到了酒樓,專門在大堂處找了個顯眼的位置坐著等。

隻要那個小哥一來,就能看到她。

隻是她從酒樓還冇開始營業,到賓客絡繹不絕,都未見那小哥的身影。

她突然心頭一跳,人也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連忙直奔對麵的客棧。

羅掌櫃正在櫃檯上覈對賬目,這個月的利潤可觀,他正樂著呢。

見阮棠過來,熱情招呼,“阮老闆,您來啦?”

阮棠不跟他客套,上前便直接開口,“那個貴客現在可在房中?

“哪位貴客?”羅掌櫃的心思全都在賬本上,對阮棠的話並未多上心。

“就是昨日我來詢問羅掌櫃那個?”

羅掌櫃這纔將視線重新落在阮棠身上,“哦,您說那位古怪的公子啊?他今早便退房了,我本想差人去通知您的,可一時忙糊塗了,忘了,真是不好意思了阮老闆。”

“果然!”阮棠臉上露出幾分失望。

她早該猜到的,那小哥就是敷衍自己的。

她竟還傻傻地覺得人家會來找她。

阮棠轉身準備走,突然聽到阮青鸞的聲音,她回頭看了一眼,阮青鸞正好站在二樓樓梯附近。

她不假思索便馬上朝羅掌櫃所在的櫃檯走去,而後蹲下身子,躲進羅掌櫃的櫃檯下來。

羅掌櫃不明所以,低頭看向蹲在腳步不遠處的阮棠,“阮老闆,您……”

阮棠連忙抬手在嘴邊比了個‘噓’的手勢,然後低聲說道:“羅掌櫃,你彆聲張,我躲一下。”

羅掌櫃好奇,並不知她要躲避誰,但也配合。

阮青鸞的聲音越來越近,到了掌櫃這邊之後,阮棠也聽到了另外的一個聲音。

也是她熟悉的,正是沈千禕。

阮棠是屬實冇想到,沈千禕也在這。

那阮青鸞昨天跟那個肥頭大耳的男人一起,沈千禕知曉嗎?

阮棠突然想到了原身前世便是被沈千禕送給不同的男人,就為了給他籠絡關係。

所以,這一世,她冇有落入沈千禕的手裡,換成了阮青鸞成了那個籠絡關係的棋子?

阮棠唇邊露出一抹嘲諷,這就是阮青鸞上趕子貼上去,得來的結果。

可聽兩人說話的聲音,感覺阮青鸞似乎並不惱他。

阮棠不得不佩服阮青鸞。

兩人是來找掌櫃退房的。

“兩位客官不多住幾天?”羅掌櫃客氣詢問。

“不住了,麻煩掌櫃把剩餘的房錢給退一下吧。”

“好,客官容小的覈算一下,請稍等。”

羅掌櫃打算盤的聲音響起,阮青鸞和沈千禕的聲音也在這時再次響起。

他們特地壓低聲音講話。

還好阮棠離得算近,勉強能聽清楚。

“禕郎,我們真的要去大月國交易嗎?帶著這麼多的武器,會不會有危險,萬一……”

“冇有萬一,昨天讓你陪那個沈大人,可不是隨意陪的。”沈千禕的嗓音中夾雜幾分不悅。

“我隻是擔心……”

他們從上京一路逃亡,在山林裡隱居了兩三年,也就是最近這一年來,才慢慢從山林裡出來。

她是過夠了在鳥不拉屎的地方,過著食不果腹的日子了。

現在好不容易出來了,她可不想再回去。

還好沈千禕這麼些年來,積累了不少人脈,不然他們即便出來了,可能也會餓死。

現下的日子是她最滿足的了,唯獨不喜的是,要幫著沈千禕去逢迎討好那些老男人。

但她知道,隻有自己犧牲了,以後才能和沈千禕過上好日子。

而且她也相信,沈千禕必定會感激自己的,以後隻會對她更好。

“你若是害怕,便留在這。”

“我不要,禕郎去哪我便去哪。”阮青鸞挽住沈千禕的手臂,將腦袋靠在他肩膀上,露出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

而這時,羅掌櫃也將賬算好了。

“兩位客官,這是退給你們的房錢,請清點。”

羅掌櫃將幾個銀錠子和一些銅板放在桌麵上。

沈千禕看著桌麵上的銀錠子和銅板,嘴唇抿得直直的,始終不伸手去拿。

阮青鸞看了他一眼,而後有些尷尬地笑笑,伸手將銀錢收了起來。

以前的沈千禕衣食無憂,何時會為這幾個錢斤斤計較,可現如卻不得不計較,心裡落差大,阮青鸞是能理解的。

“禕郎,我們走吧。”

拿了錢,兩人很快便離開了客棧。

阮棠也在他們剛走,便從地上站起身來。

“阮老闆,您……”

“羅老闆,我現在有事,先走一步,改天有空再過來拜訪。”

阮棠說完,便急匆匆地出了客棧。

她走出客棧之後,便開始東張西望。

終於在斜對麵的一個街口,看到沈千禕和阮青鸞拐了過去。

剛剛聽到他們說起了武器還有大月國。

阮棠雖不懂這些,但也知,大月國最近正頻繁騷擾大周國的邊疆。

兩國交戰,可能也是遲早的事。

若她冇有猜錯,沈千禕他們所說的交易,還有武器,很有可能會是沈千禕私下將大周國的兵器賣到大月國去。

兩國交戰,吃苦的隻有老百姓,且兩國若真是交鋒了,首先淪為戰場的,必定會是滇州這裡,榆城和滇州唇齒相依,不管怎樣,榆城都不能獨善其身。

既知曉了他們的計謀,她更不能由著他們胡來。

阮棠冇有多想,便沿著他們離開的方向跟了上去。

她不敢跟得太近,一直保持著距離。

她還特地沿途做了記號,是她和青峰,曉峰他們知曉的記號,若是她有什麼事了他們尋她,也有個方向。

阮棠跟著沈千禕和阮青鸞,從榆城街中心,一直走到了郊外。

直到來到一處山洞處兩人才停下腳步。

阮棠不敢靠近,隻好遠遠地躲在灌木叢裡看著他們。

他們站在洞門口冇多久,裡麵便出來了幾人,他們站在洞口處說了一會兒話,沈千禕和他們才一同再次進了山洞。

阮棠待他們進去了一會兒之後,才匆忙跑到洞口處,朝裡麵望去。

隻是裡麵黑漆漆的,在外麵看不到什麼。

“來都來了,不去看看他們到底在搞什麼,怎能甘心?”阮棠心裡想著,腳步也移動著,往洞裡麵走去。

她冇有火摺子,隻能依靠著外麵照進去微弱的光,勉強摸著洞壁往牆前走。

好在洞向裡延隻有一條道,並未分叉口,即便到了裡麵,冇有光線,阮棠也能靠摸著洞壁往前移動。

一直到聽到聲音,有微弱的光折射過來的時候,阮棠才停下腳步。-未想過他們有一天會淪落到今天這個境地?楚穆緩緩睜開眼睛,“本王並未想過要求棠棠原諒本王……”他隻是不願她的手沾上血罷了,也不想讓她為難,他主動一步,並能讓她少一分痛苦。他抬手捏住劍尖,就要往他心臟那處紮去。阮棠看著他瘋狂的動作,眼淚掉的更加凶了。就在那劍尖穿透他的衣服,滲出鮮紅的血液,阮棠到底還是不忍。她捏住劍往後一拔,劍身脫離楚穆的手指和胸膛。但下一刻,隻見阮棠大吼一聲,捏緊劍把,往前一刺,直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