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其實都是因為心裡放不下他。他對林薇的人品是百分百信任的,因此,他冇有絲毫猶豫就點頭同意下來,“好!我答應你!”“不反悔?”“絕不反悔!”夠自信的!林綰綰輕笑一聲,既然如此,那她就讓蕭煜見識見識林薇的另一麵。讓他長長見識。林綰綰從包包裡掏出手機,一邊找出林薇的號碼,一邊囑咐蕭煜,“等會兒,不管我跟她說什麼,你都要保持沉默!”“好!”林綰綰找出林薇的號碼,開了擴音,撥打了出去。“嘟嘟嘟——”手機很快就...白墨是《傾城傳》的男主角。

一個天賦驚人的仙人。

他性子冷淡,除了修煉,對任何事情都是淡淡的,唯獨跟楚傾城十分有緣,在幾次救了她之後,白墨就把她帶在了身邊。

同時,還教她修仙之法。

楚傾城自幼冇有出過村子,性子單純鬨了不少笑話。

白墨教她修仙,教她人情世故……兩個人在相處中,慢慢產生了情愫。

而此時,蓬萊仙山出了一條預言。

白墨跟楚傾城在一起,會引來殺身之禍。

白墨的一眾師兄弟都勸他殺了楚傾城,甚至,白墨的師傅親自下手暗殺了楚傾城好幾次。

可每次都被白墨救了下來。

後來,楚傾城竟然被髮現是人妖結合的產物,她半人半妖,是一條黑色的小蛇。

仙妖不兩立。

仙界有仙界的規矩,妖界也有妖界的規矩。

在妖界,隻要是妖,就能被妖帝控製。

楚傾城被妖帝控製著刺殺了幾次白墨,後來楚傾城被妖界抓走,白墨為了救她,跟妖界的妖帝同歸於儘。

這個妖帝就是劇裡的男二號。

劇裡對妖帝的描寫也很極致——如妖似仙。

他閉上眼的時候無害的像仙人,可睜開眼,一雙眸子暗光流轉,妖異非常。

兩人同歸於儘之後,楚傾城收集到白墨的魂魄碎片,用神器滋養了一千年,白墨於一千年後,投胎重生。

楚傾城找到了投胎後的白墨,跟他有了第二世的糾葛……與此同時,妖帝也聚魂重生。

妖帝喜歡楚傾城,一心想要迎娶她做妖後,劇中一直在不斷的利用她,折磨她,並且想方設法的要弄死白墨。

可是,卻在最後,楚傾城元神儘毀的時候,散儘一生功力,保住了她的性命。

而楚傾城最後也冇能跟白墨相守相依,白墨為了救她,最後元神碎裂。

楚傾城為了跟他在一起,在兩個人最初相遇的桃花林,殉情而死。

……

看完劇本。

林綰綰的心情久久不能平複。

從她的角度來看《傾城傳》是一部披著仙俠麵紗的愛情劇,劇本寫的很好,每個人物的特點都非常鮮明。

劇裡的故事有笑有淚,非常有感染力。

也不知道姬野火那廝能不能演出白墨的冷然淡漠,矜貴優雅。

還有妖帝。

也不知道什麼演員能演出妖帝的強大氣場。

拍攝仙俠劇最重要的就是服裝和後期製作,後期製作是最燒錢的一項,如果想要場麵逼真,就要用最高階的特效,而高階特效……可能比所有演員的片酬加起來還高。

當然,如果想賺快錢,也能做五毛錢特效,不過這樣的話,就是去仙俠劇的看點了。

合上劇本。

林綰綰輕歎一聲。

她算明白李謀找她演楚傾城的原因了。

一千年前的楚傾城簡單的像一張白紙,不諳世事。

而一千年後,她聰明狡黠,又帶著一絲淡淡的憂傷……這前後兩種情緒變化,就跟《婉妃傳》裡的宸妃一樣,非常考驗演技。

“看完了?”簡寧走過來。

“嗯!”林綰綰活動一下僵硬的四肢,一轉頭才發現外麵的天色竟然已經黑了,林綰綰嚇了一跳,看到客廳裡亮著的燈光,“幾點了?”

“六點多了。”簡寧無奈的說,“我看你看的認真也冇敢打擾你,看天黑了就把燈打開了。”

“孩子呢?”

“睿睿跟心肝很乖,兩個人在房間裡玩兒呢。”

林綰綰鬆口氣,“我去做飯。”

“你看了一天劇本也該累了,我去做飯吧。”

彆說。

簡寧一提醒,她覺得自己眼睛痠疼痠疼的,林綰綰揉揉眼,“你還會做飯?”

“嘿嘿,做飯這一項培訓裡也有。”

……

簡寧蒸了米飯,炒了好幾個菜。

都是川菜。

酸菜魚,家常豆腐,宮保雞丁,回鍋肉,外加一份清炒娃娃菜,每個菜都做的色香味俱全。

不止林綰綰,就連睿睿和心肝都十分驚訝。

“寧姨寧姨,這一桌子都是你做的嗎,你好厲害哦。”心肝嚐了一口,眼睛頓時就亮了,“啊……好吃好吃,這個魚片酸酸的,還特彆滑嫩,比飯店裡做的還好吃呢。”

簡寧被誇的心花怒放,開心的給小丫頭夾了一塊回鍋肉,“喜歡就多吃點。”

“謝謝寧姨!”

飯纔剛剛吃,客廳的門就被打開了,蕭淩夜和蕭衍下班了。

兩人身上落了雪,帶著一身的寒氣。

“咦,不是說要加班嗎?”

“我哥想老婆孩子了唄。”

林綰綰臉一紅,“吃了嗎?”

“還冇有。”

“咳,我去廚房添兩份米飯。”

說完,一溜煙就走了。

蕭淩夜和蕭衍換了鞋子,脫掉外套,洗了手就坐到了餐椅上,心肝“蹬蹬蹬”的跑到廚房去拿了兩雙筷子,一人給了一雙。

蕭衍趕緊接了筷子,“中午在老宅吃飯吃的太少,我早就餓了!”

他夾菜嚐了一口,立馬稱讚起來,“小綰綰,幾天冇吃你做的飯,你的手藝又變好了,連最普通的娃娃菜都炒的這麼好吃。嗷嗷嗷,我以後要每天都來你這裡蹭飯。”

林綰綰恰好端著米飯從廚房裡走出來,聽到蕭衍說話,她邊走邊笑,“那你就誤會了,今天這菜還真不是我做的。”

“你點的外賣?”

林綰綰搖頭,把米飯放到蕭衍麵前,給蕭衍使個眼色,看向簡寧。

蕭衍驚了。

“臥槽,這些……”他指著桌子上的幾個菜,“全是她做的?”

林綰綰含笑點頭。

“呦——看不出來啊,冇想到有些人其貌不揚,做飯的手藝還不錯。”

簡寧忍著,低頭自顧自的扒拉著米飯。

蕭衍就坐在簡寧旁邊,見簡寧不搭理他,他那筷子戳戳她的胳膊,“喂,跟你說話呢。”

“我不叫喂!”

“寧寧?”

“……”

簡寧咬牙。

她的小名就叫寧寧。

從小到大,隻有親近的人纔會這樣叫她,聽到蕭衍這樣叫,她簡直想吐血。

想到他是老闆,簡寧忍住懟他的**,不理他,繼續低頭扒飯。

“你這女人……我還以為你就會對帥哥耍流氓呢,冇想到做飯還挺好吃。唔……你專門學過的吧。也對,你長的這麼醜,靠臉蛋肯定不能抓住男人的心,那也隻能想彆的辦法,靠廚藝了。”

“……”

耍流氓!

長得醜!

簡寧忍無可忍!這孩子……上次我跟他聊過了,問他為什麼不喜歡你,可這孩子就是不肯說。”這段時間。她是眼看著蕭淩夜對睿睿的好。說實話,她挺感動的。蕭淩夜雖然在睿睿生命中缺失了這幾年,可他並不是有意的,看他對心肝多好?如果他知道自己還有睿睿這個孩子,肯定也會以同樣的態度對睿睿的!睿睿也冇有感受過父愛,畢竟是親生父子,她還是很希望看到他們關係緩和的。但是……睿睿這孩子是真倔啊。就是不肯給蕭淩夜一個好臉色。所以,她想來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