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搞的她壓力山大,生怕不小心露餡了,他的粉絲們群起而攻之。李謀去安排工作人員佈置場景,他一走,姬野火立馬拿著劇本一臉不爽的看著林綰綰。“乾嘛?”林綰綰翻個白眼,冇好氣。“……”姬野火咬牙,“真應該讓李謀看看你現在的樣子!”“想讓我真的把你當前輩?”姬野火,“得了,你還是按現在的態度對我吧。”前輩!真的哪天她恭恭敬敬的對他,他肯定得嚇死。“綰綰……”“乾嘛?”“你今天怎麼跟吃了炸藥似的,一點就著!我又...今晚。

註定是個不眠夜。

直播的風波過後,不到兩個小時,電視台圍堵的那群記者冇有圍堵到林綰綰,反而堵到了直播時爆料的男人。

鏡頭中。

男人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十分可憐。

“這位先生,你直播上的爆料是真的嗎?”

男人叫劉銘,長的細皮嫩肉,他哭訴著說,“當然是真的,四年前,我就是因為林綰綰纔會妻離子散的,所以我記得太清楚了。”

記者立馬追問,“劉先生還記得是哪天嗎?”

劉銘想了想,搖頭,“我隻記得是一個秋天,時間太長了,具體哪一天真的不記得了!對了,那天是林綰綰堂姐的婚禮,她還做伴娘了呢,當天晚上,就在半山彆墅,她給了我一筆錢,然後我們就發生了不該發生的……”

記者聽他說的有頭有尾的,更加興奮了,唯恐漏掉大新聞,趕緊又追問了起來。

劉銘倒是配合,記者問什麼,他就回答什麼。

順帶還添油加醋了一番,把林綰綰完全營造成一個放蕩形骸的浪蕩女。

“對了,我想起來了,林綰綰的堂姐就是林雙雙,林雙雙的丈夫是華夏傳媒的總裁冷君臨,他們哪天結婚,我就是哪天跟林綰綰髮生的關係。”

記者們頓時震驚了。

“林雙雙?林綰綰和林雙雙竟然是堂姐妹?”

“冇錯,她們就是堂姐妹,不信你們可以去翻當時他們結婚的視頻,他們結婚的時候請了好多媒體呢,當天林綰綰是伴娘,應該也出境了的。對了對了,林綰綰還是一線小花林薇的姐姐呢。”

記者們被這一個接一個的猛料砸的腦袋發暈。

其中,一個小記者趕緊拿出手機搜尋了一下冷君臨結婚當天放出來的視頻。

結果竟然真的在視頻裡發現了林綰綰的身影。

小記者頓時拿著手機叫嚷起來,“真的真的!我搜到了冷先生婚禮的視頻,真的找到了林綰綰!還有……當天冷先生和林雙雙的確是在半山彆墅辦的婚禮……”

記者們嘩然。

這也就說明,眼前這個男人說的話不是憑空捏造,而是有理有據的?

也就變相的說明,林綰綰真的是水性楊花的女人?

這可是大新聞啊。

林綰綰剛剛進入娛樂圈,並且藉著緋聞迅速成為話題女星,雖然名聲不太好聽,可人家是實打實的二線女星。

如果劉銘的爆料屬實。

那這個新晉的女明星……恐怕就要涼了。

記者們又開始追問細節。

劉銘非常配合,全都一一作答。

等記者們要問的問題都問的差不多了,劉銘突然肩膀一縮,滿臉害怕的瑟瑟發抖起來,“我,我說的這些是不是要上新聞啊?我,我還是不要接受采訪了。”

劉銘趕緊躲到角落裡去。

記者們圍堵過去,話筒全都杵到他麵前,爭先恐後的問起來,“劉先生,你是擔心被人打擊報複嗎?”

“劉先生,你跟林綰綰私下想出過,可以透露她是個什麼樣的人嗎?”

“劉先生……”

“劉先生……”

劉銘一臉畏懼,“我,我害怕啊……”

“劉先生彆怕,隻要你說實話,廣大人民群眾都會保護你的。”

劉銘麵色猶豫。

過了片刻,他彷彿做好了思想鬥爭,咬咬牙,挺直背脊站出來,“那,那我就全說了,廣大網友們記著啊,如果我接下來出了什麼人身意外,那肯定不是意外。如果真的發生了那種事情,網友們一定要給我主持公道啊。”

“劉先生……”

“我說!林綰綰跟我發生關係的時候,她是有男朋友的,她當時的男朋友……就是現在林薇小姐的男朋友,蕭煜先生!”

轟!

又是一個重磅炸彈。

事關林薇!

林薇跟林綰綰的人氣簡直無法相比,跟林薇扯上關係,這新聞可就大發了。

記者們像打了雞血一樣激動起來。

“劉先生,請問你是什麼意思?”

“你的意思是說,林綰綰小姐在有男朋友的情況下,還跟你發生了關係,你是說她腳踩兩隻船嗎?”

“劉先生,林綰綰跟蕭煜先生談過戀愛?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你的意思是林綰綰插足了林薇和蕭煜先生的感情?”

“劉先生,請你回答一下。”

“劉先生……”

“這……其實是這樣的,蕭煜先生在跟林薇小姐戀愛之前,跟林綰綰有過一段感情!”

“什麼?”

“不過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據說當時蕭煜先生和林薇小姐看對眼了,但是林綰綰也喜歡蕭煜先生,林薇小姐礙於姐妹感情,就主動放棄了。後來……蕭煜先生髮現林綰綰的真實麵目之後就跟她分手了,並且重新追求了林薇小姐,林薇小姐猶豫了很長時間,但是抵不住對蕭煜先生的感情,還是答應做他女朋友。”

劉銘沉聲說,“事情就是這樣……”

……

此時。

溪水人家的包間。

本來蕭淩夜等人是要回錦宮的,路上,得知林綰綰和許易還冇有吃晚飯,蕭淩夜就讓司機把車子開到了溪水人家。

包間中,娛樂新聞正在進行直播,劉銘的一字一句全都落到了眾人耳中。

房間裡氣壓壓的極低。

蕭淩夜眸子如夜幕中的寒星,冷光幽幽,他眯著眼,冰冷的眸光緊鎖住電視螢幕裡的男人,他眸光看似平靜,實則是深海中的漩渦,隨時都會掀起狂風暴雨。

“啪!”

蕭衍拍案而起,疼的他手掌火辣辣的疼,他捂著手,怒道“特麼!這孫子在說什麼鬼話,被小爺見到,小爺非撕爛他的嘴!”

林綰綰麵無表情。

她垂下眼,看著一桌子喜歡吃的飯菜,胃口全無。

她早猜到孫霞英她們會有後招,卻冇想到她們這麼陰毒!有劉銘這番顛倒黑白的話,林薇被歌頌上了天,而她成了下賤不要臉的狐狸精。

嗬——

就算她此時把林薇做小三的證據爆料出去,恐怕也不會有人相信了!

堵她後路!

這一招,的確夠毒!

林綰綰放下筷子,“蕭衍,你的人還在電視台嗎?”

蕭衍愣了一下,下意識的點頭,“在啊。”

“幫我把劉銘給抓了!”她的眼睛漸漸合上,“好累啊……”“白凝霜!!”德妃的呼喚冇能叫醒她。白凝霜閉上眼,手臂緩緩垂下。德妃愣愣的看著她,卻見她一隻手還緊緊的攥著一個錦囊,這錦囊她見過。七年前,哥哥滿臉欣喜的從外麵帶回這隻錦囊,從此就寶貝似的掛在了腰間,再也冇有取下來過。看到錦囊,德妃再也忍不住,痛哭失聲。整個大殿都迴響著德妃悲痛的哭聲。……鏡頭外。圍觀的演員和工作人遠們眼圈泛紅,眾人的情緒被帶入劇情中,一個個喉嚨發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