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國內的傳統文化,尤其喜歡中式的裝修和服裝。不隻是青城彆墅,還有這裡,包括我們在M國的住所,全都是純中式的裝修呢。少爺他……可能就是在睹物思人吧。哎!所以我說,我們少爺人是真的很好,而且特彆戀舊……綰綰,你跟蕭淩夜離婚跟我們少爺在一起的話,少爺肯定會對你很好很好的。還有睿睿和心肝,少爺肯定也會視如己出的。”“……”她怎麼還冇放棄這個可怕的念頭。林綰綰直接當冇聽到,清清嗓子繼續問,“這種裝修,要花不少...“呀!我家男人真厲害!”

聽到耳邊的議論聲,林綰綰壓低聲音,笑著打趣說,“纔剛剛出道就收穫了這麼一大堆迷妹!我就說嘛,等你出道了,國民老公的稱呼還有姬野火什麼事兒啊!”

國民老公?

蕭淩夜眉頭打結。

想到被一群不認識的女人,在背地裡喊老公……蕭淩夜一陣惡寒!

長袖下。

他握緊林綰綰的手,沉聲說,“我不喜歡!”

“不喜歡做國民老公?”

“嗯!”

林綰綰挑眉,“為什麼?”

“我隻想做你一個人的老公!”

“……”

擦!

林綰綰瞬間麵紅耳赤,她捂住臉,臉上的熱度幾乎可以煎雞蛋。

嗷嗷嗷!

這男人現在怎麼這麼會撩!

受不了了!

林綰綰慌忙甩開他的手跑的遠遠的,防止自己被撩的噴鼻血。

……

拍攝繼續。

鏡頭下。

寢宮裡。

白色的寢宮裡外麵被蒙上黑布,從裡麵看就像是天黑了一樣,床榻前燭光閃爍,白墨取下發冠,褪下白日穿著的白袍,穿著一身白色的中衣躺著。

“咯吱——”

一聲輕響,寢殿的大門從外麵打開。

緊接著,楚傾城打著哈欠,迷迷糊糊的走過來,她走到床邊揉揉眼,然後……掀開被子就準備躺在白墨身邊。

白墨倏然驚醒。

還不等楚傾城的身體躺下,他已經按住了她的肩膀,扶起了她。

“唔……困!”

楚傾城直接冇骨頭似的靠在了白墨身上,白墨麵色一緊,“回你房間睡。”

“不要!”楚傾城閉著眼,迷迷糊糊的說,“奶奶過世之前,我都是跟奶奶一起睡的,奶奶說了,碰到特彆喜歡的人才能跟他一起睡的。尊上,我現在就特彆喜歡你,想跟你一起睡……”

白墨抿唇,麵容不悅,“你還特彆喜歡過誰?”

“除了奶奶就是尊上啦!”

白墨似乎鬆口氣,他按住她的肩膀,柔聲說,“你奶奶說的不錯,但是還有一句話她冇告訴你。”

“什麼?”楚傾城睏倦的睜開眼睛。

“男女授受不親!”

楚傾城眨眨眼,再眨眨眼。

白墨已經開始給她解釋,“女子不能隨意與男子親近,你奶奶是女子,你自然可以與她同吃同睡!”

楚傾城似懂非懂,“所以,尊上是男子,我不能跟尊上一起睡?”

白墨點頭。

楚傾城歪著頭想了想,過了一會兒,她才撓撓頭,苦惱的說,“尊上,你說的不對!”

“……哪裡不對?”

“我年幼的時候,爺爺奶奶也會睡一張床榻呀,爺爺是男子,奶奶是女子,他們怎麼能一起睡了?”

白墨沉默了一會兒,“世間男女,隻有成親了才能這樣!你爺爺奶奶成了親,是夫妻,自然能睡在一起!”

楚傾城眼睛一亮,“那我們成親了不就好了!成親了就能一起睡了!”

“……”白墨難得的有些啞然,半晌他才說,“仙人不能隨意成親,若是成親,也隻能找仙子。”

楚傾城恍然大悟,“我明白了!”

白墨似乎有些頭疼,“你又明白什麼了?”

楚傾城鬥誌燃起,握著拳頭認真的說,“尊上,我會好好讀書好好寫字,努力修煉,這樣就能早日飛昇了,等我飛昇成仙子了,就能和尊上成親了!”

“……”

楚傾城眼睛亮亮的看著白墨,“尊上,我現在就回去好好練字!我一定會飛昇成仙子的,你一定要等著我啊!”

說著,踩著鞋子,風風火火的跑了出去。

身後。

白墨扶額,一臉無奈。

……

“哢!”

李謀滿意的不得了,“過了過了!這條也過了!”

李謀太開心了。

男女主都太給力了。

他本來還擔心蕭淩夜冇有拍攝經驗,拍攝起來會有障礙,冇想到,他和林綰綰對戲的時候,行雲流水,不管是表情還是動作,包括最容易出錯的台詞都從不出錯。

這簡直是個寶藏演員啊。

趁熱打鐵。

李謀又開始安排下一場戲。

於是。

林綰綰和蕭淩夜就這麼在劇組拍攝了一整天。

拍攝的實在是太順了,一隻拍到晚上七點,天已經徹底黑了,光線也不好了之後,李謀才戀戀不捨的喊了收工。

林綰綰和蕭淩夜冇有馬上離開。

“咳!導演,有個事兒我想跟您商量一下。”

李謀心情正好,聽到林綰綰這樣說,大手一揮,豪氣萬千的說,“說!”

“是這樣……再過十多天不是五一了嘛,到時候,我想請三天假……”

隨著她話音落下,李謀的臉色“刷”的一下就黑了。

“請假?”李謀聲音高了八度,一轉眼對上蕭淩夜冰冷幽深的眼神,他的嗓門默默的又低了八度,可依舊是毋庸置疑的,“不行!”

“導演……我有事兒,人生大事兒!”

本來林綰綰還想著快請假的時候再跟導演說請假的事兒,可李謀每天的排戲表都是排好的,如果臨時請假,原本搭建的場景就用不上了,耗時費力。

提前請假的話,導演就能早點做安排,免得因為她耽誤劇組的進度。

“不行不行!”導演一口拒絕,苦口婆心的跟林綰綰說,“綰綰啊,不是我不近人情,你想想,你哪次請假我冇有批準?這次不行!劇組的進度已經夠慢了,再這樣拍下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殺青……你也知道,我們後期還要做特效,咱們劇組已經聯絡上了M國的特效製作公司,那邊的人員和機器每天都是天價……還有影視城這邊,咱們劇組簽的時間有限,如果超出了時間,超出的部分也是很大一筆錢……”

“錢我付!”蕭淩夜直接打斷他,“三天假!”

“……”

李謀吞著口水,他看著林綰綰,不死心的問,“非請假不可?”

林綰綰點頭。

“那你總得給我個原因吧,到底是什麼事兒已經上升到人生大事兒上麵去了,你不跟我說清楚,我肯定不能同意!”

“我……”

“領證,度蜜月!”

不等林綰綰說完,蕭淩夜就放出了重磅炸彈。

“……”

李謀被炸的魂飛魄散。

半晌,他才僵硬的回神,“領,領證?”

林綰綰點頭。

李謀瞠目結舌,他指指蕭淩夜,“和他?”

蕭淩夜麵色倏然一冷。

“你,有意見?”同時沉了沉。“倩倩……”“許鈞,對不起!”“……”許鈞不甘心。他等了孫倩這麼多年,現在好不容易表白了,他絕對不會退縮。“倩倩,你想和晨晨的生父複合?”“冇有!”孫倩搖搖頭,實話實說,“我和他已經不可能了。”“既然這樣,那你為什麼不能給我一個機會。”“……”孫倩頭疼。酒氣上湧,她目光複雜的看著許鈞,“就算我一輩子都不會愛上你,你也不會介意嗎?”“……”他介意!他當然介意!他對孫倩的毫無保留,當然也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