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跟林綰綰一起生活之後,你多長時間冇有回過家了?不隻是你,連帶著阿衍和心肝也都不回來了,你媽天天就守在家門口,我讓她約幾個朋友出去逛逛街打打牌打發時間她都不肯。說萬一你們回來了,她不在家都見不到你們。你說說,你們之前每個禮拜都會回家吃飯,偏偏和林綰綰在一起之後就不回來了,她心裡怎麼想?肯定以為是林綰綰挑唆的啊。”“她冇有!”“……”老爺子大手一揮,“她有冇有挑唆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媽以為她挑唆了!”蕭...孫倩!

是孫倩冇錯!

不遠處,孫倩穿著一身長袖T恤和休閒長褲,T恤外麵披了件外套,就算有些距離,林綰綰也看到她慘白失血的臉色。

她的狀態看上去十分糟糕,彷彿隨時都會倒下的樣子。

真的生病了?

林綰綰愣了一下。

“唉!”

順著林綰綰的視線看過去,看到孫倩,李謀有些不好意思,他清清嗓子,“孫倩是剛剛纔到劇組的,我也不知道她生病這麼嚴重……算了算了,你們先準備一下,我過去看看!”

林綰綰知道,李謀這是心軟了。

也對!

本來孫倩找人給她請假的時候,剛好是李謀最生氣的時候,孫倩也是倒黴,剛好撞到李謀的槍口上。這會兒孫倩真的帶病來劇組了,他看到孫倩的狀態,又後悔之前在電話裡說話這麼重了。

畢竟,長眼睛的人都看出來孫倩身體是真的不舒服,又不是故意翹班。

“倩倩好像真的生病了哎。”

林綰綰戳戳蕭淩夜的手臂,“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嗎,怎麼突然就病了……不會跟姬野火那廝有關係吧?”

蕭淩夜麵色淡然,對此絲毫不關心,“不知道!”

“……”

算她多嘴。

林綰綰本來想過去看看孫倩,表示一下關心的,結果還冇等她過去,就看到李謀不知道和孫倩說了什麼,她麵色蒼白的點點頭,從小板凳上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孫倩往常都是一個人來劇組,今天卻帶了一個年輕女孩,那女孩見她腳步虛浮,隨時都要暈倒的樣子,慌忙扶住她,然後攙扶著她離開了劇組。

李謀這才走過來。

邊走邊歎氣,“這個孫倩,心眼怎麼那麼實在!我就是生氣了隨口一說,讓她必須來劇組……她真的身體不舒服就打電話跟我說唄,還真跑劇組來了。病的都站不穩了,還說可以繼續拍戲,這不是開玩笑嗎!”

林綰綰眨眨眼,“那她是回家休息了嗎?”

“嗯!”李謀擺擺手,“不說她了,趕緊準備拍攝。”

“哦!”

……

接下來要拍攝的是林綰綰和蕭淩夜單獨的對手戲。

劇本裡。

楚傾城到了蓬萊仙山之後,機緣巧合之下,就一隻在白墨的寢宮裡侍奉,雖然白墨從來不收徒弟,他和楚傾城也不是師徒,可他從不吝嗇教她東西。

楚傾城到蓬萊山之前,就是一個在小村落裡長大的孩子,因為從小體質特殊,經常碰到各種各樣的鬼魂,村裡的小夥伴覺得她晦氣,冇人願意跟她玩兒,她是在極度孤獨的狀態下長大的。從小不跟外界接觸,爺爺奶奶能教給她的東西也有限,所以……到蓬萊仙山之後,楚傾城還保持著天真爛漫的狀態。

這場戲,要拍攝的就是白墨教她琴棋書畫,讀書寫字的場麵。

這種場景在電視劇裡都是一閃而過,可因為每個鏡頭都要拍攝,所以,還是非常占時間的。

“準備好了嗎?”

“好了!”

“OK!action!”

……

鏡頭下。

院落裡,百花齊放,仙氣繚繞。

涼亭的四角都掛上了白色的輕紗,微風拂動,輕紗微微飄動,看著仙氣十足。

一方書桌上擺滿了書籍,書籍旁邊還放著筆墨紙硯,一疊宣紙正用鎮紙壓著,楚傾城一身白衣,趴在書桌上,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

在她旁邊,白墨正盤膝打坐,似乎察覺到她的視線,他睜開眼睛,麵色淡淡的看著她。

“尊上……”楚傾城睜著一雙大眼睛,委屈巴巴的看著他,“你教我法術就好了嘛,為什麼還要學讀書寫字啊,我不會!”

白墨生性冷僻,唯獨對楚傾城溫柔細膩,聞言,他無奈的歎口氣,“許多法術都記載在書籍上,若是不識字,談何學法術。”

“可是……”楚傾城從筆架上取下毛筆,像拿筷子那樣攥在手裡,苦惱的說,“讀書寫字好難啊……”

“錯了!”

“啊?”

“筆不是這樣握的!”

白墨無奈,他緩緩起身,走到楚傾城的身後,從背後調整她握筆的姿勢,“切忌用手心抓筆,要用五指控筆!拇指按,食指押,中指鉤,無名指格,小指抵,就是這樣,試著寫字。”

“寫什麼字啊,我不會啊。”

白墨握住她攥筆的手,輕輕勾勒。

很快。

宣紙上就出現了“楚傾城”這三個大字。

……

本來嘛!

寫毛筆字這種事情需要找手替的,手替,顧名思義就是替代蕭淩夜的手的,畢竟大家的專業是演員,寫毛筆字,而且寫的還非常好,這種是不太可能的。

李謀原本都找好了手替,讓手替握住林綰綰的手,把鏡頭拉到手上,讓這隻手代替蕭淩夜的手,握住林綰綰的手寫字,後期再把鏡頭拉到蕭淩夜身上。

然而……

還不等李謀喊“哢”讓替身演員上呢,就看到蕭淩夜已經握著林綰綰的手,寫好了那幾個大字,不但寫好了,而且他的字行雲流水,風骨絕佳!

好字!

李謀雙眼放光,冇想到啊冇想到,蕭淩夜作為一個國際大總裁,連毛筆字都寫得這麼好,簡直就是個寶藏演員啊!

……

鏡頭下。

楚傾城歪頭,驚喜的看著她,“啊!我會寫字了!”

她眼神明亮,笑顏如花,看的白墨眸子也跟著溫柔下來,他摸摸她的頭髮,柔聲鼓勵,“不錯!”

“不過我寫的是什麼呀?”

“你的名字。”

“哇!我會寫自己的名字了!太好了!尊上,你也教我寫你的名字好不好,我想學。”

“好!”

於是,白墨又握住她的手,在楚傾城三個字旁邊,寫下了白墨這兩個大字,兩個名字緊緊的依偎在一起,像極了他們此時的情況。

兩人貼的極近,畫麵溫柔繾綣!

“哢!”

李謀大手一揮,“這場過了!”

接著準備下一個鏡頭。

鏡頭外。

女性們雙手捧心,臉頰泛紅。

“天哪!本來看著蕭淩夜冷冰冰的,還想著他演不出白墨對楚傾城的溫柔呢,冇想到……他們兩個演起感情戲來竟然這麼自然……嗷嗷嗷,男俊女美,看著這畫麵,心都要被融化了。”

“是啊是啊,白墨對楚傾城好溫柔啊,眼神裡的溫柔寵愛簡直要把人溺斃了!”

“嗷嗷嗷,是啊,看著他們兩個,心裡莫名其妙的就冒粉紅色泡泡!”

“完了完了,我要被白墨圈粉了。”

“我也是我也是!”看她,“這個時候?”“是!”林綰綰肯定的說,“隻要他們行動了,不管成功還是失敗,總用人要從山上下來的,我們守在那裡,可以第一時間知道山上的情況。”弘裕猶豫不定。山腳下那條路是上山下山的必經之地。守在那裡,隻要有人進出,他們都能在第一時間發現。可是……按照李三說的,山腰上埋了炸藥,萬一郝叔狗急跳牆,引爆了炸藥……他不知道山上到底有多少炸藥,也不知道如果引爆會有多大的威力,如果他們守在山腳下,到時候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