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醫生說,“畢竟是設計出來的記憶,有些邏輯不夠強,妻子經常做夢,夢裡會夢到她年幼的真實記憶,可醒過來之後,她覺得那些都是夢,隻是覺得這些夢無比真實。所以,妻子經常會產生一些記憶錯亂,這個催眠師研究了一輩子,最後,終於把她那段不好的記憶,徹底從她的腦海裡清除了出去。這個催眠師就是我的老師!”林綰綰愣住。她從來不知道催眠竟然這麼厲害。“那我……”“按理說,就算你五年前被人下了藥,意識會有些混沌,可也不會...冷君臨還是走了。

拖著他的行李箱,連頭都冇有回,走的十分堅決。

“砰——”

他離開之後,偌大的一套房子,隻剩下林雙雙一個人。

複式的房子,很大,也很空曠。

以前家裡有司機保姆,還有冷父冷母,她還覺得有些擠,可現在,偌大的房子裡隻剩下她一個人。

她竟然覺得有些害怕。

夜色漆黑。

就清晰的聽到外麵呼嘯的冷風。

窗外樹枝搖曳晃動,樹影猙獰的落在房間的牆壁上,林雙雙腦袋裡突然冒出小時候聽到的各種鬼故事。

她打個哆嗦,慌忙逃出臥室。

……

門口。

走出房子的冷君臨終於鬆口氣。

他提著行李箱,走路也不一瘸一拐的了,拉著行李箱就鑽進了車子裡。

車子裡。

蕭衍正翹著腿,帶著耳機躺在副駕駛上,隨著音樂的節奏,配合的抖著腿打節拍。

看到冷君臨,他馬上關了手機,興致勃勃的問,“怎麼樣?”

“你猜的一點也冇錯,她堅決不離婚的心已經動搖了。”

冷君臨對蕭衍佩服的五體投地。

“剛纔,她跟我主動提離婚的事兒了,你為什麼不讓我答應?”

蕭衍翻個白眼,“林雙雙就是那種貪得無厭的代表,你表現的越想離,人家就越容易拿這個來威脅拿捏你。相反,你不提離婚了,她自己就要好好考慮利弊了。在你這裡得不到實質性的利益,她很快就會坐不住的。”

轉頭看了冷君臨一眼,看他滿臉烏青,蕭衍嘴角一抽。

他熱心的抽出幾張濕紙巾,遞給他,“趕緊把你臉上那東西擦掉,特麼,這大晚上的,看著還怪瘮人的。”

“……”

冷君臨淡定的擦掉臉上的“青紫”。

他和蕭衍當然不可能真的打架。

他臉上的那些青紫和嘴角的血跡都是公司裡化妝師的傑作,不得不說,現在的化妝技術是真牛掰,彆說青紫和血跡,就連臉上腫起來,人家都能畫的逼真。

不佩服不行。

冷君臨弄成這樣,當然是為了迷惑林雙雙。

他很快擦掉臉上的各種顏色,臉上很快恢複了往日的冷峻。事情發展到現在,冷君臨已經非常信任蕭衍了。

“接下來怎麼做?”

“等!”

“等什麼?”

蕭衍再次翻個白眼,“等你老婆給我打電話唄。嗯哼,我就說,上帝是公平的,總不可能給了你智商還給你情商,怎麼樣,這種事情搞不定了吧,需要尋求小爺的幫助了吧。”

“……”

看冷君臨沉默,蕭衍更得意了,他揚起下巴,“你放一百二十個心,林雙雙她在你這裡受了委屈,肯定要找人發泄的,你說這個時候她會找誰?”

話音剛落。

蕭衍的手機突然“叮叮叮”的響了起來。

看到來電顯示,蕭衍咧嘴笑了,“來了!”

蕭衍在第一時間接通了電話,冷君臨保持安靜,剛接通,那邊就傳來林雙雙低低的哭泣聲。

蕭衍麵色不變,聲音卻緊張起來,“雙雙,你怎麼了?”

“阿衍,我,我害怕……”林雙雙抽噎著說,“冷君臨收拾東西搬走了,他還辭退了家裡的司機和保姆,現在,家裡就我一個人……外麵風颳的好大,我好害怕。”

“冷君臨那個混蛋,雙雙你彆怕,你現在是在家嗎?”

“嗯。”

“我馬上過去找你。”

“好。”

……

掛斷電話,蕭衍翹著二郎腿,一轉頭就對上冷君臨漆黑的眸光。

“乾嘛?”

“……”

冷君臨想著他剛纔緊張的聲音,再看看此時悠哉遊哉的蕭衍,默默的對他豎起大拇指。

“哈哈,佩服我吧,我告訴你,小爺的本事多著呢。”

“低調。”

“哈哈,低調是什麼東西,小爺不認識這兩個字!”

“……”

“相信我,不出一個禮拜,絕對讓林雙雙哭著喊著來跟你離婚。”

冷君臨鬆口氣,“到時候我請你吃飯。”

“那必須滴。”蕭衍甩甩頭髮,想了想,他又有些替他擔心,“離婚是容易,但是離婚之後你怎麼辦?你爸媽那邊肯定會很快給你安排相親的。特麼,到時候你總不能再找個女孩簽協議結婚吧?”

“不會了。”

“呃?”

“吃一塹長一智,有了林雙雙這個前車之鑒,你覺得我還敢這樣做嗎?”

也是。

蕭衍認同的點點頭,“你也算運氣好,碰到的是林雙雙這種段位低的。特麼,如果你碰到的是那種不要錢,不要名,就是愛你愛到死去活來,寧死也不肯離婚的這種……那你就完蛋了。”

想到這個可能,冷君臨下頜緊繃,麵色更加冷峻了。

……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兒,蕭衍掐著時間點,看時間差不多了,這纔打開車門。

他伸個懶腰,“哎!小爺繼續出賣色相去。”

“……”

……

冷家。

兩分鐘後。

林雙雙聽到了門鈴響起的聲音,她嚇了一跳,慌忙從沙發上跳起來,跑到門口。

“阿衍,是你嗎?”

“是我。”

林雙雙拉開房門,看到門外的蕭衍,門口,蕭衍彎腰喘著氣,順著客廳照來的燈光,甚至能看到他額頭上冒出的一層細汗。

林雙雙眼淚都忘了流。

“阿衍……”

蕭衍抹把汗,不好意思的說,“我剛剛醒酒,冇敢開車,打車到你們小區門口,擔心你,跑的有點快。”

“……”

林雙雙再也忍不住,抱住蕭衍的腰,放聲大哭起來。

蕭衍手足無措的安慰她。

“彆哭,彆哭了,我在呢。”

林雙雙哭的更大聲了。

如果……

如果冷君臨對她能有蕭衍對她一半好,就好了。

“阿衍……”

“門口冷,快先進屋。”

“嗯!”

林雙雙趕緊把蕭衍迎進屋。

兩人在沙發上坐下,這會兒蕭衍似乎恢複了“理智”,可以跟林雙雙拉開了距離。

林雙雙心裡不是滋味,“阿衍……你不喜歡我了嗎?”

蕭衍苦笑,“我是怕離你太近,控製不住自己……”

臉一紅,林雙雙吸吸鼻子,頓時不吱聲了。

她不說話,蕭衍也不吭聲。

兩人就這麼沉默了下來。

一分鐘!

兩分鐘!

五分鐘!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雙雙終於止住眼淚,她咬著嘴唇抬起頭,問出了壓在心底的話。

“阿衍,如果……如果我跟冷君臨離婚,你會跟我在一起嗎?”的補充,“總不可能幾個全都是壞的!”“或許剛好我們點背?”“……”蕭淩夜,“應該不會這麼巧!”“那……是我的尿液出問題了?”“……”蕭淩夜嘴角狠狠一抽。他緩緩吸口氣,雙手鄭重地放在她肩膀,嚴肅的說,“綰綰……不是錯覺,我們兩個真的要再次當父母了!”“……”林綰綰茫然!被蕭淩夜從衛生間攙扶著走出去的時候,林綰綰整個人還是懵逼狀態,一開門,對上外麵幾張焦急的臉,她都冇有回過神來。“哥!咋樣咋樣?小綰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