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不放,再去調查調查……發現林綰綰這個人早在三年前就死了,葬禮也辦了,戶口也登出了,你說,到時候會不會驚動警方,再來個徹查,到時候再加上我的口供……就算找不到證據,也能毀了你的演藝生涯!”看她臉色變了又變,林綰綰心裡痛快極了,她輕笑一聲,繼續說,“對了!你跟蕭煜感情怎麼樣?”“你想做什麼?”“看看你這防備的小眼神,你放一萬個心,我這個人不會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兩次,蕭煜那個人渣,我現在一點興趣都冇有!說...蕭淩夜冇說話,算是默認了。

還真是啊。

林綰綰臉頰有些泛紅,“我在這裡會不會打擾你工作?”

“會!”

“……”

“看到你,我哪還有心思工作。”

“……”

林綰綰無語,“那,要不……我先走?”

“那你還是等我吧。”

“好!”林綰綰拍拍他的背,“趕緊去工作,好好賺錢養家。”

蕭淩夜眸光柔和,“好。”

……

接下來的時間,蕭淩夜認真看檔案,林綰綰就窩在他對麵的真皮沙發上看廣告片。

DM曆年的廣告片。

她對代言這種事情冇有經驗。

咳……

以前她就是個小龍套,哪有機會接代言啊。經過今天,她才瞭解硬照是怎麼回事。

今天硬照算是拍完了,可這不代表她的工作就完成了,明天還要拍一些室外的廣告片。

她把之前DM的廣告片視頻全都找出來看了一遍,心裡總算有了一些概念。

等她看完,一抬頭,蕭淩夜身後落地窗外的天空已經徹底黑了下來,辦公室的燈開著,她能看到自己影子的反光。

她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已經晚上七點半了。

一抬頭,蕭淩夜還保持著之前的姿勢,低頭認真的看著檔案,不知道什麼時候,休息室的房門打開了,兩個小傢夥正坐在門口的地毯上,也不知道坐了多久。

見她看過來,心肝馬上張開手臂撲了過來。

“麻麻!”

林綰綰接了個滿懷,“乖寶貝兒,什麼時候醒的,怎麼冇有叫麻麻?”

“心肝和哥哥醒了一會兒了,哥哥說麻麻在工作,不讓心肝打擾你。”

林綰綰欣慰又心疼。

就因為她在工作,這兩個小傢夥就一聲不吭,睿睿還好,他性子冷,不愛說話。可心肝這小丫頭就是個小話癆,這麼長時間不說話,真是難為她了。

林綰綰對睿睿招招手,“寶貝兒,過來。”

“媽咪。”

李綰綰抱住兩個小傢夥,讓兩人分彆坐在她兩條大腿上,“餓了嗎?”

“咕嚕!”

她話音剛落,心肝的肚子就叫了起來,心肝捂著小肚子,不好意思的紅了臉。

“媽咪給你們帶了點心,先吃一點充饑。”

林綰綰指著蕭淩夜的辦公桌,“放那裡了,快去拿著吃。”

“謝謝麻麻。”

心肝“蹬蹬蹬”的跑過去,看到她的草莓慕斯,她興奮的尖叫,“嗷嗷,麻麻心肝太愛你了,我好久都冇有吃這個了,哼哼,二叔壞死了,說心肝太胖了,讓心肝戒甜食,都不讓心肝吃蛋糕。”

心肝拿起蛋糕咬了一口,幸福的眯起了眼睛,她一隻手掐著腰,“麻麻,你覺得心肝胖嗎?”

“呃……肉乎乎的也挺可愛的啊。”

“哈哈,心肝就知道麻麻最好了。”

小丫頭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吃的滿嘴都是粉紅色的奶油,可愛極了。

林綰綰把麪包拿給睿睿,睿睿嫌棄的看了心肝一眼,拆開包裝袋,慢條斯理的吃了起來。

動作優雅,像個尊貴的小王子。

林綰綰目光柔和的看著兄妹倆。

蕭淩夜也停了工作,看著兩人的眼神也十分柔和。

目光相撞。

林綰綰站起來問他,“你也冇吃晚飯吧?”

“不餓。”

“你什麼時候下班?”

蕭淩夜看了眼纔剛剛處理了一小半的檔案,保守估計,“起碼要到九點鐘以後。”

“加班這麼久還不吃晚飯,胃怎麼受得了!”林綰綰走過來,直接奪掉他手裡的簽字筆,“先吃飯。”

“我……”

“不許說不。”

蕭淩夜笑容無奈,他放下筆,“……好。”

他享受這種被她管著的感覺。

林綰綰本來想下樓去給他們買晚飯的,結果……她偷偷把總裁辦公室的房門打開了一條縫,就看到外頭辦公區燈火通明,那些精英們,冇有一個離開公司的。

林綰綰頓時打消了出門的念頭。

“……”

林綰綰關上門,無奈的轉身回來,“你們公司的員工都這麼拚嗎?”

“剛過完年,工作堆積,最近比較忙。”

“他們要加班到幾點?”

“最早也要十點。”

“……”

那她出門買飯的計劃算是泡湯了。

同時。

她也感慨。

職場精英也不是那麼好當的啊。

跟他們光鮮亮麗的生活質量和收入成正比的,是超負荷的工作量和壓力。

最終。

林綰綰拿出手機點了附近的外賣。

等外賣期間,她堅決要求蕭淩夜休息一會兒。

蕭淩夜很聽話,聽到她的話,果然從辦公椅上站起來,在辦公室裡走動了兩圈,活動一下僵硬的四肢和身體。

辦公桌上。

他冇看完的檔案就那樣大刺刺的攤在那裡。

林綰綰隨意掃了一眼,就看到各種商業機密。

“……”

林綰綰趕緊移開視線,她嘴一抽,把檔案合起來,“蕭淩夜,你這麼多商業機密放在這裡,不怕資料外泄啊?”

“你會嗎?”

“我當然不會,不是還有彆人呢嗎?”

蕭淩夜輕笑,“從你進來,你看到我辦公室進人了嗎?”

“……”

林綰綰這才反應過來。

還彆說。

她都進來兩個多小時了,還真冇看到他辦公室進來人。

林綰綰驚奇不已,“你冇有秘書什麼的嗎?”

“有!”

“哎?”

“外麵那些,全都是我的秘書。”

“……”

林綰綰愕然。

外頭辦公區起碼有十幾個男男女女,竟然全都是他的秘書?

OMG!

“我的辦公室,隻有特助能進來。”

林綰綰懂了。

特助應該是他身邊的特彆助理,而且有特助負責管外麵的那些秘書。

“那你特助呢,我怎麼冇看到。”

蕭淩夜挑眉,深沉的眸光直勾勾的看著她。

“……”

她說錯話了嗎。

蕭淩夜深深的看她一眼,見她愣住,他眸子一閃,嘴角挑起一抹逾越的弧度。

“你放心,我特助是男性。”

“……”

林綰綰的小臉“蹭”的一下漲的通紅。

靠!

她說蕭淩夜的眼神怎麼這麼奇怪。

敢情……他以為她問這個是在查崗?!

特麼!

她發誓。

她真的隻是隨口一問。

隻是隨口一問!

好嗎!!呀媽,我實在太好奇了,你說她心裡那個人得優秀成什麼樣,才能把你也比下去了?”“蕭心肝!”“哎呀,開個玩笑而已,怎麼還生氣了,來吃個蘋果,不氣不氣哈。”“……”他就該在這死丫頭進來的時候,第一時間把她趕出去。自己失戀了,就來紮他的心。到底是不是親妹妹!……同一時間。趙欣意和安暖暖在住院部外麵的一家奶茶店碰麵。“好了,說吧,什麼事兒這麼重要,非要見麵才能說?”“……”趙欣意捧著奶茶,舔舔嘴唇,神色複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