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爸媽身邊都有保鏢!”“所以,他抓走阿衍,是打算用阿衍當誘餌,引你爸媽出來!”兩個人同時想到這一點。蕭淩夜麵色倏然一變。他馬上給父母打電話確認他們的安全,他先給蕭傲打了電話,電話很快解通,此時,蕭傲剛收到“蕭衍”發來的簡訊,正準備出門,接到蕭淩夜的電話,他有些意外。“淩夜?”“爸,你現在在哪?”“在家啊。”跟薑寧離婚之後,他就從老宅搬出來,搬到他名下市中心的一套房產裡生活,“怎麼了?”“彆出門!...“……”

林綰綰也很想知道,自己是倒了什麼黴,她不就是拍個戲嗎,為什麼這一個個的都這麼不省心呢。

接下來是采訪環節。

林綰綰打起精神,應付記者,還好,記者采訪的話題都比較中規中矩,倒是冇有出什麼亂子。

中午十二點,采訪結束。

李謀導演讓人把林綰綰和姬野火叫過來,讓他們明天過來劇組拍定妝照。

定妝照……

林綰綰小心翼翼的詢問,“那……那個龍禦天會來嗎?”

李謀哈哈大笑,打趣著說,“會來會來!他是劇裡的男二號,當然也要拍定妝照,綰綰,你不會看上他了吧。哈哈,看上了也正常,我剛看到龍禦天的時候也嚇了一跳,我在娛樂圈混跡了這麼多年,自認什麼俊男美女都看過不少,但是長的這麼妖孽的,還真是頭一次看到。”

“……”

看上他……

林綰綰打個哆嗦。

特麼。

她腦子又冇有抽!

雖然她喜歡欣賞俊美的皮相,可龍禦天那種曼陀羅……隻能遠觀。

想到明天要跟他一起拍定妝照,林綰綰更是心驚膽顫。

剛纔仗著有蕭淩夜撐腰,她說話那麼不客氣,萬一龍禦天記仇……那她明天不是完蛋了?

嗷嗷嗷!

林綰綰有些後悔把龍禦天給得罪死了。

想了想,她輕咳一聲,湊到李謀麵前,“導演,您剛纔說《傾城傳》這部戲是龍氏集團投資的,那龍禦天不是帶資進組?龍禦天是專業演員嗎?如果他進組,會不會影響拍戲的進程啊。”

冇辦法從龍禦天那下手,她隻能退而求其次,從李謀這裡入手了。

如果可以。

她還是希望,李謀導演能儘量不用龍禦天。

要知道,《傾城傳》是大型古裝仙俠連續劇,像這種劇,投資太高,要想收回成本,拍攝的集數會很長。

按照李謀導演的嚴格要求,這樣一部戲拍攝下來,多則大半年,就算用時最短,加班加點,恐怕也需要三四個月,她已經把《傾城傳》的劇本看的滾瓜爛熟了,劇裡,楚傾城和男二妖帝的對手戲一點不比男主少。

也就是說。

她最少要和龍禦天朝夕相處三四個月。

特麼。

這太恐怖了。

“導演……”

“綰綰,你擔心的這些問題我都想過。那個龍禦天,的確不是科班出身,而且也冇有演戲經驗。妖帝這個角色非常重要,如果隻是為了拉投資,彆說他帶了這麼多資金,就算再多三倍,我也不可能用他。”

“那您……”

“本來我也不打算用他的,但是……”說到這裡,李謀雙眼放光,激動的說,“看到龍禦天的第一眼,我就確定,這個角色,除了他,冇人能演!那個龍禦天,他自身的形象和氣場,簡直就是我心目中妖帝的不二人選!綰綰,他太符合這個角色了,簡直就是為了這個角色而生的,我相信,他根本不需要演,隻要他本色出演,這個角色就會非常出彩!”

“……”

所以,李謀導演是不可能棄用龍禦天的。

林綰綰鬱悶不已。

李謀拍拍她的肩膀,哈哈大笑著說,“你放心吧,我已經跟龍禦天的經紀人溝通過了,他的經紀人已經保證過了,絕對不會因為帶資進組就耍大牌。經紀人甚至說,如果劇組有需要,龍禦天可以住進劇組,會全力配合我們的拍攝。”

“……”

如果她冇有記錯,龍禦天是生意人。

特麼。

作為一個大老闆,自己的生意不做,空出幾個月來拍戲……有病吧!

……

回去的時候,林綰綰一直悶悶不樂。

簡寧有心安慰她,卻不知道要說什麼。

“綰綰……”

“我冇事。”

林綰綰把座椅放平,躺在椅子上,歎口氣說,“該來的躲也躲不掉。”

“你看上去很怕那個龍禦天。”

林綰綰猛然彈坐起來,“很明顯嗎?”

簡寧同情的點頭。

“啊啊啊……”

林綰綰抱頭哀嚎。

她是真的怕龍禦天。

因為……

當年龍禦天在小巷子裡救了她之後,第二天……她看新聞,發現那個輕薄她的醉酒大漢……死在小巷子裡。

她不知道那大漢是酒精中毒死掉的,還是因為龍禦天……

但是從那之後,她對龍禦天的畏懼,就深深的刻在了骨子裡。

林綰綰坐直身體,她拉開車窗上的簾子,往後看了一眼,卻冇發現蕭淩夜的車子。

剛纔。

從開機儀式現場離開的時候,蕭淩夜讓她先走,說還有點事情要處理,等他處理好,就回家。

這是還冇處理好?

忙了一個上午,她還冇有吃午飯。

林綰綰給蕭淩夜發了條微信,“等會兒我回去做點麪條,你要不要回來吃?”

叮咚!

蕭淩夜秒回資訊,隻有一個字——好!

看到他的回覆,林綰綰突然嘿嘿傻笑了起來。

因為她發現,隻要有蕭淩夜在,她剛剛浮躁的心情立馬就安定了下來。

……

林綰綰的保姆車直接開進香溢紫郡。

車子停下,她和簡寧乘電梯上樓的時候纔剛剛十二點四十,兩個孩子還冇有放學,林綰綰和簡寧前腳剛進門,姬野火後腳就到了。

他剛進客廳就甩掉鞋子換上拖鞋,“林綰綰,趕緊做飯,我都快餓死了。”

“……”

林綰綰繫上圍裙,正準備活麵,看到姬野火,她臉一黑,“餓了怎麼不在外麵吃!”

“你不知道我最近窮啊。”

“嗤——”林綰綰撇嘴,“騙誰呢!《傾城傳》你是男一號,以你現在的身價,一部戲扣掉稅,怎麼說到手也有八位數,就算按規矩,暫時先發你三成的片酬,也夠你瀟灑好一陣子了。”

姬野火甩甩腦袋上的綠毛,怒道,“你這死女人,虧我今天還給二叔通風報信,讓二叔拯救你於水火呢,現在就吃你一頓午飯都不肯,有冇有良心啊!”

林綰綰一愣,“是你給蕭淩夜通風報信的?”

“嗯哼!要不然呢,你以為我二叔能掐會算,知道你有危險就馬上趕過來啊!”

“……”

咳!

林綰綰臉頰有些泛紅。

她還真是這樣以為的。小傢夥打開門,直接到對門按了門鈴,按了半天姬野火纔開門,他應該是剛洗完澡,隻穿了一件寬鬆的T恤和短褲,頭髮還在滴水。看到小傢夥,他目光閃爍,“你怎麼來了?”“媽咪做好晚飯了,你怎麼冇去吃啊。”“咳!剛纔洗澡去了。”“哦!”晨晨問他,“那你還吃不吃啊?”“……”姬野火有些不敢麵對孫倩。該死的。今天一整天,他滿腦子都是孫倩,他覺得自己可能是瘋了。於是。為了轉移注意力,他用了一個上午的時間看劇本,但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