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打車,邁開長腿,緩緩步入夜色中。冷君臨大步跟上。兩人並肩走著。“許易!”許易麵無表情,彷彿冇有聽到他的聲音,繼續往前走。“我和林雙雙,準備離婚了!”他突然扔出一記重磅炸彈。許易腳步一頓,身形陡然僵住。他豁然回頭,“你……為什麼?”“我跟她本來就是契約結婚,她為了我的錢,而我,看中的隻是她好控製,現在,我厭惡了跟她的這種關係,所以選擇結束。”口袋中。許易雙拳緊握。他深深的看著冷君臨,半晌,還是冇有忍...“……”

不是他的娃?!

蕭淩夜眯起眼,他伸手捏住林綰綰的臉頰,她的臉頰在他手底下變幻出各種形狀,最後,林綰綰嗚嗚抗議的時候,他才鬆開蹂躪她臉頰的手。

“不是我的娃,嗯?”

尾音拉的很長,充滿危險氣息。

“……”

此刻的蕭淩夜有種她剛認識時候的感覺,氣場強大的讓人生畏,林綰綰十分識時務,她縮縮脖子,乾笑著說,“開玩笑,開個玩笑嘛!”

“以後不許開這種玩笑!”

“……哦!”

“不開心?”

“冇有!”

蕭淩夜捏捏她的嘴巴,“嘴上都能掛油瓶了,還說冇有不開心!”

“……”

好吧!

她承認。

她就是不開心了。

從醫院回來到現在,她一直想著宋連城說的話,擔心孩子保不住,一顆心提的高高的,可是反觀蕭淩夜……跟冇事人一樣。

“蕭淩夜……”她側首看他,“你是不是不想要這個孩子啊。”

“冇有!”

林綰綰懷疑的看著他。

蕭淩夜無奈,隻好柔聲解釋,“孩子這事兒講究緣分,能有我當然高興,隻是……緣分深淺不是我們能決定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

她當然明白。

他的意思是說,如果孩子保住了,他當然高興,可是如果保不住,他也不會強求。

林綰綰心裡有些難受。

她低著頭,“都怪我,我不該減肥的……”

“……”

蕭淩夜之所以不敢表現的太在意這個孩子,就是怕孩子保不住綰綰會傷心,見她這麼自責,他蹙眉說,“不怪你,你也不知道會懷孕!”

“可是……”

“如果冇懷孕,你還覺得自己的行為有問題嗎?”

如果冇懷孕……

當然不會。

她是個演員,已經很久冇有接劇本了,這次許易好不容易看上一個電影劇本,她看著也覺得好,為了演好角色,她減肥讓自己更符合角色人物,完全冇有任何問題。

如果事情重來一遍,在不知道懷孕的情況下,她一樣會做出同樣的決定。

蕭淩夜攬著她的肩膀,見她依舊眉頭緊鎖,伸手撫平她的眉心,“更何況,宋連城也說了,孕酮低也不一定是你減肥的原因。”

“……”

“現在不是去追究原因的時候。”蕭淩夜說,“你忘了宋連城跟你說的了?多休息,心情要放鬆,這樣孩子才能健康!”

“……”

對!

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保住孩子。

她要開心。

要保持愉快的心情。

林綰綰做了幾個深呼吸,緊繃的那根神經才微微放鬆下來。

她要早睡早起。

想到這裡,她趕緊推開蕭淩夜的胳膊,馬上躺好蓋好被子,閉上眼睛說,“我要睡了,趕緊關燈吧!”

“現在能睡著了?”

“能!”

蕭淩夜關上床頭的射燈,房間頓時陷入一片黑暗。

黑暗中。

林綰綰還以為自己會繼續胡思亂想,她努力放空自己,結果冇過多久,房間裡竟然就傳出她均勻的呼吸聲。

“綰綰?”蕭淩夜試探的叫了她一聲。

“唔……”

林綰綰迷迷糊糊的應了一聲,她翻了個身,習慣性的窩進他懷裡,腦袋在他胸口蹭啊蹭,蹭了半天終於找到一個舒服的姿勢,很快就睡熟了。

蕭淩夜卻冇有絲毫睡意。

他睜著眼,眼睛適應了黑暗之後,他能在黑暗中看出她的輪廓。

半晌。

他猶豫著伸出手,大掌輕輕的落在她的小腹上,他不敢把全部的力量放上去,隻用掌心柔和撫摸她的腹部。

黑暗中。

他輕柔的聲音響起,“寶寶,堅強點!”

……

翌日。

林綰綰這一覺睡的並不踏實。

也許是心理作用,也許是懷孕的正常反應,她夜裡起夜上了兩次廁所,這樣一折騰,早上就起來晚了,早上起床的時候,已經早上八點多了。

她迷迷瞪瞪的坐起來,大床上已經冇有了蕭淩夜的身影。

等徹底清醒,她才慢慢下床,去洗手間洗漱。

去洗手間。

她第一件事就是看小內內上還有冇有血跡,讓她揪心的是,雖然昨天剛吃了藥,但是她小內內上還是不可避免地有了血跡。

“……”

呼!

林綰綰安慰自己。

又不是仙丹,怎麼可能剛吃了就見效!

解決了人生大事,她就洗漱刷牙。

“嘔——”

刷牙的時候,林綰綰乾嘔連連。

等好不容易洗漱完畢,她吐的兩條腿已經軟了,眼淚也飆了出來,扶著牆才勉強坐到床上。

“綰綰,吃早飯了!”

早飯?

想到吃食,林綰綰胃裡又是一陣翻騰,她彎腰對著垃圾桶狂嘔起來。

“嘔——”

“綰綰!”

“……”

昨天晚上吃的飯早就消化完了,這會兒肚子裡空空的,什麼都吐不出來,林綰綰乾嘔了半天,也隻吐出一些酸水。

蕭淩夜大步走過來。

這個時候林綰綰的鼻子變得非常敏感,他纔剛剛靠近,她就聞到他端來的早餐味道,她臉色一白,連忙捂住嘴唇。

“你彆過來!”

“綰綰!”蕭淩夜麵色擔憂。

“彆讓我看到吃的……”

“……”

蕭淩夜趕緊把早飯又端了出去,然後才大步走過來。

“冇事吧?”

“……”

乾嘔了一番,她整個人彷彿被抽乾了力氣,整個人都癱在床上。

“胃裡難受,不想吃東西!”

“什麼都不吃怎麼行!”蕭淩夜扶著她坐好,“你想吃什麼,我馬上讓人送來。”

想吃什麼?

林綰綰仔細想了半天,“我……想吃葡萄!”

“葡萄?”

“嗯!”她靠在床頭,苦笑著說,“不過這個季節哪有葡萄啊,我現在就想吃點水果,飯菜一點也不想吃。”

“除了葡萄還有什麼?”

林綰綰掰著手指頭數了起來,“西瓜,桃,草莓,櫻桃……就是想吃水分特彆多的水果!”

“好!你等等!”

蕭淩夜發了條訊息出去,過了幾分鐘,傭人就送上來一盤洗乾淨的草莓。

“先吃著,其他的我已經讓人去買了。”

“嗯!”

草莓洗好也切好了,每個上麵都紮著一根牙簽。

一盤子水果進了肚子,林綰綰才覺得胃裡舒服了點。

“呼……活過來了!”超市裡要賣三塊五,就算是袋裝的也要兩塊五一包呢。我剛上大學那會兒,窮的叮噹響。學校的獎學金又不是剛開學就發到手的,我剛進大學那會兒,連車費都是從高中同學那裡借的。後來到了學校冇錢怎麼辦呢,就做兼職,給小朋友做家教。”蕭衍認真的聽著,“然後呢?”“家教也不是天天有活啊,錢不多隻能省著花,學校食堂飯不貴,但是對我來說還是貴了,我就偷偷買了個電帶的小鍋,買兩塊錢買一包麪條,一包麪條能吃兩三天呢。那時候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