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綰的一番查詢,最終定下了兩個孩子的學校。一傢俬立雙語幼兒園。各方麪條件都非常好,唯獨一點,學費貴了點兒……不是貴了點,對於現在的林綰綰來說,是非常貴了。每學期都要六位數的學費!林綰綰特意抽出半天時間去體驗了一下,發現貴的確有貴的原因。教英文的老師全都是英國人,一口純正的英式英語,聽起來非常舒服。環境好,吃的也好。幼兒園是每天早上七點半關門,八點正式開始上課,十點鐘會給孩子們吃一餐小點心,據說做點心...吃不飽?

林綰綰一愣。

對上蕭淩夜含笑的眼神,她突然明白了什麼,一瞬間,一股熱浪順著脊椎骨直衝腦門,她一張臉登時火辣辣的滾燙起來。

“蕭淩夜!”她警告的瞪他一眼,同樣壓低聲音,“不許當著孩子的麵……開車!”

“嗯!”

他麵色不變,自然而然地說,“聽你的。”

林綰綰鬆口氣。

然而,她一口氣纔剛鬆一半,就聽到他接著說,“……下次隻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再開。”

“咳咳!咳咳咳……”

她被空氣嗆住,咳的停不下來,臉憋得更紅了。

“水!”

蕭淩夜默默的遞給她一瓶礦泉水,深邃的眸子滿是笑意,“彆激動!”

“……”

她什麼時候激動了!

她纔沒有激動!

“蕭淩夜……”

“我懂!”

“……”林綰綰狠狠灌了兩口水,才止住咳嗽,聽到蕭淩夜的話,她一個激靈,抬頭驚恐的看著他,“你懂什麼了?”

“我知道,你是很期待的!”

期待什麼?

期待隻有他們兩個人的時候,他對她開車?

咳!

雖然她的確有那麼一丟丟的期待,但是他能不能不要這樣直白的說出來……她不要麵子的嗎!

為了防止蕭淩夜在這個話題上再做文章,林綰綰慌忙轉移了話題。

“那個……最近幾天怎麼冇看到蕭衍?”

“不知道!”

“咦?”林綰綰驚訝了,“你竟然不知道?蕭衍不是號稱你的貼心小棉襖,你的小跟班嗎?連你也不知道他的行蹤?這傢夥最近神出鬼冇的,我有事兒都找不到他,他不會是談戀愛了吧?之前我看他每天回家吃晚飯,還以為他改邪歸正了呢,現在不會又化身花心大蘿蔔了吧?”

“找他有事兒?”

“也不是什麼大事兒,就是覺得挺奇怪的,他那麼八卦,之前還對我們開晚宴的事情表現的興致勃勃的……結果竟然幾天看不到人影。他不是最愛湊熱鬨嗎,這不符合他的性子啊。”

“哈哈哈!”

心肝拍著大腿狂笑起來,“麻麻,你太瞭解二叔了!有句話怎麼說來著,江山什麼的……”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睿睿默默的補充一句,“你的語文該好好學學了!”

“……”

心肝肥嘟嘟的小肉手一揮,“哎呀,這個改天再說啦!麻麻,心肝偷偷告訴你哦,二叔談戀愛了!”

“你怎麼知道?”

“電視劇上說了,不論男女,開始抱著手機表情很多的時候,肯定就是談戀愛了。最近幾天心肝偷偷觀察二叔,發現他每天都拿著手機,要麼對著手機傻笑,要麼對著手機生氣……表情可豐富了!嘿嘿,二叔談過這麼多次戀愛,心肝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這樣呢。麻麻,心肝是不是馬上要有個二嬸了啊!”

“唔……有可能!”

“也不知道誰這麼倒黴,竟然被我二叔看上了,心肝好同情她啊。”

……

“阿嚏——”

出租房裡,蕭衍狠狠打了個噴嚏。

他揉揉鼻子。

誰說他壞話了?

“蕭衍啊,是不是空調溫度打的太低了啊。”簡父搓搓手,侷促的說,“你讓人買的空調製冷效果太好了,稍微開一會兒,房間裡的溫度就降下去了!還有床,床也很軟和,很舒服。”

蕭衍眉頭一皺,“你睡了?”

“冇有冇有!”簡父連忙擺手,“你給寧寧買的床,我怎麼可能睡!就是她那張床離飯桌近一點,吃飯的時候坐了一會兒。蕭衍啊,你彆看我家寧寧不愛說話,實際上,她心裡明鏡兒似的,她心裡是很感激你的。”

不愛說話?

蕭衍瞥了眼床沿坐著的小辣椒,眼睛直抽抽。

嗬嗬!

簡父對小辣椒有誤解吧!

她一張嘴能懟死人,是個不愛說話的主?

“我還以為你從花蝴蝶變成花烏龜,躲在殼裡不打算出來了,怎麼又捨得冒泡了?!”

對對對!

這語氣!

這態度!

這纔是他認識的小辣椒嘛!

“寧寧,怎麼跟客人說話的?”簡父眉頭一豎,生怕她得罪了蕭衍。

“冇事冇事,我都習慣了!”蕭衍覺得簡父很恬噪,他拳頭抵在唇邊,輕咳一聲,“伯父,我有些話想跟小……咳!跟簡寧單獨聊聊。”

“好好好,你們聊你們聊。”簡父趕緊從房間裡走出去,關門之前還叮囑簡寧,“寧寧,爸爸先去上班了,你等會兒出門的話記得把空調關了,彆浪費電!門也記得要鎖好。”

“……”

她說要出門了嗎!

簡寧抿唇,冇開口。

“咯吱——”

房門輕輕合上。

房間裡隻剩下簡寧和蕭衍兩個人。

簡寧憋了好幾天的火終於憋不出了,她諷刺說,“花蝴蝶!你錢多燒的心慌是吧!我讓你多管閒事買空調買床了嗎!還有……你讓牛彪給我爸媽帶的話是什麼意思?現在我爸媽誤會了我們的關係,你說怎麼辦?!”

“買空調……我不是感覺你們這裡熱的心慌嗎,我也是好心。”他小聲說,“也冇花多少錢……”

“賬號給我!”

“你不會要把空調和床的錢還給我吧?”蕭衍麵色一變,“小辣椒,你這樣就過分了啊,咱們好歹朋友一場,更何況,你不是還給我買涼拖鞋了嗎!抵消了,抵消了哈!”

“那個五塊錢……”

“五塊錢怎麼了!你那天手機裡就十五塊錢,十五塊錢給我買了一雙涼拖鞋花了五塊,還請我吃了一碗涼麪,又給我花了五塊!這樣算的話,你給我花的錢是你所有財產的三分之二,而我給你花的錢,隻是我財產的九牛一毛……這樣算的話,你還吃虧了呢!”

“……”

簡寧頭一次被蕭衍噎的說不出話來。

半晌,她才幽幽的說,“你是在諷刺我錢少嗎?”

“當然不是……”

“那我知道了!”簡寧點點頭,“你是在炫耀你錢多!”

“……”

他能說他完全冇這個意思嗎!

算了!

說了她也不信!

蕭衍看了眼腕上的手錶,“趕緊的,馬上早上九點鐘了,趕緊收拾一下跟我出去!”

“去哪兒?”

“參加老哥和小綰綰的晚宴啊!”

“……不去!”,任由簡母擺弄,簡母費勁的給她換上婚紗,換好之後,趕緊把羽絨服穿到她身上。上半身是暖和了。可婚紗為了唯美,都是層層薄紗,下半身依舊冷的厲害。簡寧凍得唇色發紫。婚紗是落地的款式,其實把加絨的褲子穿上,從外麵也是看不出來的,然而……簡母壓根冇想到這一茬,簡寧凍的哆嗦,卻說不出話,隻能任由簡母攙扶著她走出房間。“坐著等會兒吧。”“好!”淩晨三點多,大家都很睏倦,眾人也冇有聊天的念頭,整個影樓裡非常安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