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綰和蕭衍。“龍一塵?”林綰綰愣住,“龍禦天的另一個名字?”“嗯!”蕭淩夜輕輕應了一聲,抬起眼,目光和龍禦天撞上,“你母親的確不是第三者!你姑姑纔是!”“……”林綰綰和蕭衍徹底懵了。怎麼跟龍禦天的姑姑又扯上關係了?“跟我爸有過一段情的,不是你母親,是你姑姑!”蕭淩夜沉聲說,“她纔是我父母感情的第三者!”“你閉嘴!她不是!”龍禦天猶如被碰觸了逆鱗的龍,勃然大怒,他脖頸處青筋暴起,“她不是第三者!”“是...眾人齊刷刷的看過去。

就看到兩個盛裝打扮的小傢夥正優雅的往這邊走來。

男孩一身黑色燕尾服,脖子上戴著精緻的領結,他一頭柔軟的黑色短髮,細碎的劉海遮住飽滿的額頭,劍眉星目,鼻梁挺翹,嘴唇殷紅!小傢夥走的慢條斯理,雖然才四週歲,卻一點都不怯場,在這麼多人的注視下,他鎮定自若,麵無表情,那冷峻的麵容……簡直像是蕭淩夜的縮小版。

“好有氣場啊……”

“廢話!也不看看是誰的兒子!”

“也好可愛呀,老阿姨的心都要被融化了。”

“看小公主,更可愛呢!”

“……”

聽人在議論她,心肝傲嬌的抬起雙下巴。心肝今天也打扮的很漂亮,一身鑲滿碎鑽的公主裙,腦袋上還戴著一頂bulingbuling的鑽石皇冠。雖然打扮的誇張,可小丫頭長的可愛,圓溜溜黑漆漆的大眼睛,肥嘟嘟的小臉蛋,再加上肉嘟嘟的小短腿,讓她看著非常有親和力。

她咧嘴笑起來,像是粉絲見麵會一樣,不停的對著紅毯兩旁的賓客和記者們揮手。

她一動。

裙子上的碎鑽和頭上皇冠上的鑽石在彆墅的燈光下反射著五彩的光芒……唔!像一個移動的發光體。

“嗨!大家好呀!”

“……”

睿睿臉一黑,邊走邊壓低聲音跟她說話,“能不能不要說話!”

心肝眨眨眼,“為什麼呀?”

“很蠢!”

“……”

心肝委屈的嘟起嘴巴,放下手小聲嘟囔,“人家第一次跟哥哥一起過生日,開心嘛!”

“……”

睿睿心一軟,“算了,隨你!”

“哥哥,以後每年生日你都陪心肝過好不好?!”

“嗯!”

“真的?”

“真的!”

心肝立馬又開心起來。

睿睿也彎起嘴角。

真是個容易滿足的小丫頭!

……

“哢擦!”

“哢擦哢擦!”

記者們瘋狂的對著兩個小傢夥拍起了照片。

高台上。

林綰綰有些擔心,她還保持著被蕭淩夜按在懷裡的姿勢,抬頭小聲和蕭淩夜說,“蕭淩夜,今天現場有這麼多記者,肯定拍了不少照片,這樣的話,明天睿睿和心肝的樣子不是就暴露了?”

蕭淩夜知道她在擔心什麼,拍拍她的背說,“放心!照片不會露臉!”

林綰綰鬆口氣。

樹大招風!

尤其是蕭淩夜常年霸占國內首富的位置,他的身邊不知道有多少人盯著!

這種情況下,曝光孩子對心肝和睿睿來說,都是非常大的安全隱患。

畢竟!

現在壞人不少。

如果在大街上碰到兩個孩子,又知道他們是首富的孩子,難保不會有人動歪心思。

所以。

保護他們最好的方式,還是把他們隱藏起來。

……

兩分鐘的紅毯秀。

兩個孩子很快走到紅毯的儘頭,看到蕭淩夜和林綰綰,睿睿麵色微微緩和,心肝臉上直接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粑粑,麻麻!心肝和哥哥走的好不好?”

“特彆棒!”

林綰綰和蕭淩夜同時伸出手,心肝看看粑粑又看看麻麻,果斷地把手放在麻麻手裡,牽著麻麻的手上台了。

“……”

蕭淩夜麵無表情的看著自己落空的手。

呃……

賓客們都替蕭淩夜尷尬。

就在蕭淩夜想收回手掌的時候,一隻白皙的小手有些彆扭地放在蕭淩夜的手掌,蕭淩夜眉頭一挑,低頭看著小傢夥,卻見小傢夥依舊麵無表情,隻是耳根子微微有些泛紅。他嘴角輕勾,握住小傢夥的手,牽著他上台。

蕭淩夜和林綰綰想法一致。

不讓兩個孩子過度的暴露在眾人的視線下。

所以。

兩個孩子剛上台,蕭淩夜就直接拉著睿睿的手宣佈,“我兒子!林睿!”

“林睿?”

“哇靠!蕭家的小少爺跟母姓?”

“啊……”有人猛然一拍大腿,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這個林睿不是林綰綰的兒子嗎!靠!去年林薇扒林綰綰黑曆史的時候,說林綰綰私生活混亂,曾經跟牛郎生過一個孩子!雖然後來證實不是跟牛郎生的,但是林綰綰確實也跟媒體承認,說她有個兒子,她非常愛她的兒子!林綰綰對這個兒子保護的很好,一直冇有出現在公眾視線中,本來我也快把這件事給忘了,聽到林睿這個名字太熟悉了才突然想起來。”

“OMG!你這樣一說我也想起來了,當時林薇都實錘了,說林綰綰在堂姐婚禮上跟人春風一度,難道,當年那個人就是咱們蕭總?”

“臥槽!我也想起來了,當年冷君臨的婚禮轟動娛樂圈,咱倆蕭總也作為他好朋友參加了婚禮啊,而且就連半山彆墅都是蕭總讚助的呢。”

“啊……聽說當年蕭家小公主是被人扔到蕭家老宅的呢。”

“所以!咱們蕭太太壓根冇看上蕭總,所以才生了孩子之後把孩子扔給他一個,然後帶著另一個遠赴國外?幾年後,蕭太太回國,兩人重逢,蕭總髮現他對蕭太太舊情未了,所以,就努力把蕭太太追了回來?”

“……”

林綰綰抹汗。

不得不說。

群眾的推理能力還是挺強的。

除了一些個彆的情節對不上,他們的猜測還是挺精準的。

這些議論聲林綰綰聽到了,蕭淩夜自然也聽到了。

他眉頭一揚。

挺好!

就讓他們這樣以為吧,也省得他找理由和媒體解釋了。

“上蛋糕!”

傭人把蛋糕推上高台,眾人又安靜了下來。

在主持人賣力的主持下,賓客們一起唱起了生日歌。

蕭淩夜和林綰綰把塑料刀遞給兩個孩子,“今天你們兩個是小壽星,趕緊切蛋糕吧。等會兒好分給叔叔阿姨們。”

“好!”

兩個小傢夥切了蛋糕,由傭人送到賓客手裡,賓客們也非常給麵子的吃了起來。

最後。

兩個小傢夥默默留了最後兩盤,給了林綰綰和蕭淩夜。

“謝謝寶貝兒!”林綰綰分彆在兩個小傢夥臉上親一口,“生日快樂!”

她摸摸兩個小傢夥的腦袋,“粑粑麻麻給你們準備了生日禮物,就放在你們房間裡,要不要去看看?”

“哦耶!還有禮物,太好了!”

“快去吧!”

心肝拿著話筒禮貌的跟大家告彆。

“叔叔阿姨們,心肝和哥哥要回家拆禮物了哦,再見啦!”

“再見!”…”張姐驚訝的看著他,“你這個月剛發工資就全給我們了,這才發工資幾天,你哪來的錢?”“做兼職賺的。”謝言說,“錢不多,也隻夠給孩子們改善改善夥食。”“……”張姐連忙推辭。她把銀行卡還給謝言,“不行!我不能要這個錢,謝言啊,我們已經拖累你很多年了,從你開始工作到現在,幾乎每個月工資一發你就隻留一點生活費,其他的全都轉給我。你工作已經很辛苦了,竟然還去做兼職……孩子,這錢你拿著,以後不要去兼職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