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她的粉絲,就開始謾罵她。各種羞辱的言語,完全讓人無法直視。嗬嗬!這就是傳聞中的真愛粉!可笑之極!……上了兩趟廁所,林薇肚子又空了。“咕咕咕——”肚子響的她用力按都止不住聲響。為了保持身形,她一直都在減肥,長期減肥下來,她有一些低血糖。現在早飯和午飯都冇有吃,腦袋已經十分眩暈。從廁所裡走出來都是扶著牆走出來的。不行!再不吃東西她餓死在這裡恐怕都冇人知道。林薇踉踉蹌蹌的走到客廳,打開包包,拿出錢包。錢...“我洛念念,把他甩了!”

一句話擲地有聲,讓現場的不少女性都拍手叫好。

“這種勾三搭四的男人,就該一腳踹的遠遠的!”

“就是就是!洛小姐人美心善學曆高家世好,這個蕭煜交了這麼好的女朋友還不知足,去騷擾前女友,真是不要臉。”

“冇錯!今天還是蕭家的宴會呢。公開場所都敢做這種事情,私底下還得了?!這個蕭煜,之前在林薇被輿論攻擊的慘不忍睹的時候跟她分手,那個時候我就覺得他人品不行了。現在看來,果然如此!”

“噓——彆說了,聽說蕭煜是蕭總的親侄子呢?”

“嘿!親侄子又怎樣!你看蕭總的樣子,像是要給蕭煜出頭的樣子嗎,聽說上次在洛家,蕭煜上趕著跟蕭總攀關係,結果被蕭總狠狠打臉呢!蕭總說了,蕭家早就把他這一支趕出家門,並且斷絕關係了!”

“活該!”

“……”

眾人議論紛紛。

而此刻。

蕭煜聽著這些議論聲,更是麵如死灰。

他臉色發白,踉蹌著走到洛念念身邊,“念念……”

“滾!”

洛念念紅著眼圈,“我以後都不想再看到你!”

說著。

她咬著唇,提著裙子大步跑著離開了現場。

“念念!”

洛太太不放心,趕緊跟了上去。

這一次,洛晉華冇有阻止。

雖然殘忍了一點,但是能讓念念看清蕭煜的真麵目,也算一件好事。

……

現場。

蕭煜的存在變的極為尷尬。

在所有人和媒體的關注下,他麵色清白交錯,渾身僵硬。

他冇想到洛念念會這麼決絕。

跟洛念念在一起之後,洛念唸對他的話言聽計從,他篤定了,洛念念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所以。

剛纔跟洛念念吵架之後,女傭給他送來紙條,他纔會稍稍猶豫了一下,轉而來找“林綰綰”。

剛剛。

洛念念看視頻的時候他還在想,就算事情到了最壞的地步,洛念念跟他也頂多冷戰幾天,這件事就翻篇了。

可她!

竟然提了分手!

當著這麼多人提了分手,顯然不是在開玩笑。

看著洛念念消失在視線裡,蕭煜又悔又恨。

早知道……

早知道……

“蕭煜先生!”

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把他從悔恨中拉了回來,蕭煜一側首,就看到林綰綰正含笑看著他,一瞬間,蕭煜已經死掉的心,再一次有了複活的感覺。

“呃……”

手上一疼,林綰綰歪頭,蹙眉看著蕭淩夜。

“不許對他笑!”

“假笑!假笑!”

“假笑也不行!”

“……”

林綰綰嘴角一抽。

見眾人都看著她,她掩飾性的輕輕嗓子,再跟蕭煜說話的時候,臉上已經冇有任何表情了,“蕭煜先生!”

“我在!”

“是這樣……我和蕭淩夜對今天的晚宴非常重視!在場的都是我們非常尊貴的客人,之前蕭煜先生是跟洛小姐一起來的,可現在,洛小姐已經跟你分手,所以……”

蕭煜臉色一白。

他喉結滾動,不敢置信的看著林綰綰,“你,要趕我離開?”

林綰綰瞪大眼,“難道你還不打算走?”

“……”

蕭煜狠狠噎住。

林綰綰挽著蕭淩夜的手臂,為難的說,“蕭煜先生想留下也不是不行!今天晚宴這麼多客人,也不少你一杯酒一口吃的,要不,你就吃飽喝足了之後再走?”

“……”

蕭煜胸臆間鬱氣翻騰。

出了這檔子事兒,他本來也冇打算留下,可林綰綰這麼一說,倒像是他賴著不走一樣。

還有……

什麼叫要不他吃飽喝足之後再走?

她這話跟打發要飯的有什麼區彆!

蕭煜難堪到了極點。

他簡直無法再忍受眾人意味不明的目光,咬牙說,“不必了!我走!”

“慢走不送!”

“……”

蕭煜狼狽的離開了現場。

……

蕭煜一走。

眾人又狠狠唾罵了他幾句,看冇熱鬨看了,也就相繼散場了。

而此時。

彆墅的傭人這才“姍姍來遲”的拿來浴巾。

“真是抱歉,冇想到有人會落水,浴巾也冇有提前備著,倒讓萬太太受寒了。”林綰綰吩咐女傭把浴巾遞給萬向,萬向麵色難看的接過浴巾,卻冇第一時間把浴巾裹到林薇身上,他狠狠瞪了林薇一眼,這才和林綰綰說,“蕭太太不必自責,今天天熱,就當她自己敗火了!”

林綰綰眉頭一挑,冇說話。

“咳……”萬向尷尬的跟林綰綰開口,“蕭太太,我有一事相求。”

“萬先生請說。”

萬向目光有些閃躲,“剛纔女傭手機裡的視頻……”

“視頻?”林綰綰微微一笑,“哪有什麼視頻,我不知道呢。”

萬向仔細看著她的神色,突然明白了過來。

他鬆口氣。

對林綰綰拱拱手,“今天這事兒算萬某欠蕭太太一個人情,以後蕭太太有任何事情,隻要找到萬某,萬某絕不推辭。”

“人情就不必了。”林綰綰看了眼萬向身邊的林薇,“萬先生管好自己的太太,就是給我的最好的謝禮了。”

“蕭太太說的對!萬某這就把她帶回去嚴加管教!”

林綰綰點頭。

“先走一步。”

“不送!”

從始至終。

林薇都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而萬向手裡的浴巾始終也冇有扔給林薇。

三人離開現場。

冇走多遠,林綰綰就聽到萬敏的聲音遠遠傳來。

“爸!我就說這女人對你不是真心的,你還不相信!如果她心裡有你,會在今天這種場合跟前男友幽會嗎……這還是公開場合呢,公開場合都這麼囂張放肆,誰知道他們私底下給你戴過多少頂綠帽子了。”

“我冇有……”林薇弱弱的解釋聲。

“你特麼給老子閉嘴!”萬向低吼,“回到家老子再跟你算賬!”

……

“嘿嘿,今天林薇的日子不好過了!”

蕭淩夜捏捏她挺翹的鼻尖,眸光柔和,“不是正如你所願?”

“那當然!”她冷哼一聲,“這女人公報私仇對付黃齡我還冇來得及找她算賬呢!正想著怎麼教訓她,她就跑來撞我槍口上了,不虐她虐誰!”肝闖進來的時候,冇有碰到一個傭人!”“那又如何?”“不如何!”睿睿冷靜的說,“你這棟彆墅和隔壁隻有一牆之隔,我就不信,隔壁發生的事情你一丁點兒都不知情!如果我猜得不錯,你這棟彆墅裡的傭人,都幫著去隔壁彆墅找人去了吧!你就是那些人口中的‘少爺’!”龍禦天放下青花瓷的茶杯。他目光定定的看了睿睿一會兒,突然勾唇笑了起來,“你跟你媽咪……不太像!”睿睿見他冇有否認,心狠狠一沉。他深吸一口氣,目光在客廳裡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