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不是蕭淩夜還能是誰!“刷!”林綰綰縮著脖子,下意識的拉上窗簾。拉上之後又覺得太刻意,又輕輕的把窗簾拉開了一條小小的縫隙。她貼在玻璃上,偷偷看向對麵。對麵,站在落地窗前的人的確是蕭淩夜,他指尖夾著一根菸,靜靜的在指尖燃燒,就算距離這麼遠,林綰綰也能感覺到……他深邃的眸光,是看向她這個方向的……“真是個神經病,大半夜的不睡覺,裝鬼嚇人哪……”話音剛落,床頭櫃上的手機“滴”的響了一聲。這麼晚了誰給她發的...“妖女!”

太後指著白凝霜,厲聲說,“來人,把這妖女給我拿下!”

侍衛們簇擁而上。

白凝霜直挺挺的站在那裡,不躲不閃。

大殿大門敞開。

有冷風吹來,站在大殿中的她長髮飛舞,裙裾翻飛,透著一股子淒然的美。

“白凝霜……”德妃輕輕喊她一聲。

白凝霜向她看去,對她柔柔一笑,“寧陽……你跟你哥哥一樣,他最愛吃桂花糕,最愛乾淨……現在,我不乾淨了,等看到你哥,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嫌棄我……”

德妃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你!”

話音剛落,她就震驚的發現,白凝霜的嘴角溢位一絲鮮血,身形也搖搖欲墜。

德妃大驚,她慌忙衝過去。

“寧陽,小心!”太後臉色一變。

德妃跟太後關係親厚,太後生怕她被白凝霜暗害,可德妃卻冇有理會,她大步衝到白凝霜麵前,伸手去扶搖搖欲墜的她可她來的太晚,隻來得及拉住她的手腕。

白凝霜倒在大殿之中。

德妃慌亂的扶起她。

“你有冇有事,有冇有事,我馬上叫太醫……”

“彆白費功夫了,來之前……我服了毒。”

進宮之後,作為宸妃,跟德妃關係並不親厚。白凝霜知道自己下場不會好,當然也不想連累她,所以,從來不跟她交好。

現如今。

兩個女人因為一個男人,關係反倒親密了起來。

“你……”

德妃淚眼婆娑,“我哥用自己的命換了你的命,你怎麼這樣不惜命!”

她喘息,眼神漸漸渙散,“我這輩子,對得起天地……父母兄長,唯獨,唯獨虧欠寧易太多……”

德妃哭紅了眼。

“咳,咳咳……”鮮血大口大口的從口中溢位,落在大紅的衣裙上,綻放出一朵朵妖豔暗紅的花朵。

白凝霜低著頭,看著這一身染血的紅衣,突然笑了,她喘息著說,“七年了……我怕他忘記我,特地……特意穿上我們相識那天的衣裳。”

德妃大哭,“他不會忘記你的,他那麼愛你,為了你連命都不要,怎麼會忘記你。”

白凝霜一愣,笑的更燦爛了,“是啊……他怎麼會忘記我呢……”

她靠在德妃的懷裡,眼神逐漸渙散,愣愣的看著她,麵前的人和寧易的五官突然重疊了起來,她艱難的抬起手,“寧易,是你嗎……”

德妃泣不成聲的抓住她的手。

“你來接我了嗎……好累……寧易,這些年,我真的……好累。”她的眼睛漸漸合上,“好累啊……”

“白凝霜!!”

德妃的呼喚冇能叫醒她。

白凝霜閉上眼,手臂緩緩垂下。

德妃愣愣的看著她,卻見她一隻手還緊緊的攥著一個錦囊,這錦囊她見過。

七年前,哥哥滿臉欣喜的從外麵帶回這隻錦囊,從此就寶貝似的掛在了腰間,再也冇有取下來過。

看到錦囊,德妃再也忍不住,痛哭失聲。

整個大殿都迴響著德妃悲痛的哭聲。

……

鏡頭外。

圍觀的演員和工作人遠們眼圈泛紅,眾人的情緒被帶入劇情中,一個個喉嚨發緊。

李謀也是一樣。

喉嚨像是哽了一團棉花一樣,眼睛裡也起了一層霧氣。

這是林綰綰在劇裡的最後一場戲。

李謀久久冇有喊哢。

捨不得……

捨不得白凝霜這個人物就這麼去了。

“哢——”

李謀沉重的喊了一聲。

一場戲結束。

林綰綰的戲份……正式殺青了。

李謀給她包了個大紅包。

林綰綰眼睛一亮,“謝謝導演!”

眾人,“……”

特麼!

他們還沉浸在剛纔的情景中不可自拔,人家就已經齣戲,開開心心的領紅包了。

“綰綰,有機會以後一定要再合作。”

林綰綰頓時笑的比得了紅包還開心。

對於一個演員來說,最大的認可就是下部戲還來找她了。

“走吧。”

“李導,這麼長時間,謝謝你的照顧。”

李謀擺擺手,“趕緊領你的片酬去吧。”

“好!”

卸妝的時候,林綰綰也有些感慨。

這是她回國的第一部戲,也是她第一次獲得重要配角的戲份,在劇組待了這麼長時間,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

現在,終於殺青了。

她看著膝蓋上的劇本,劇本被翻閱的時間太長,每一頁都磨的毛邊了,拍戲的這段時間,她整個人都融入到白凝霜這個人物中。

現在突然拍完,她心裡也有些空落落的。

不過雖然她的戲份已經完成了,但是其他演員的拍攝還在繼續。

按照劇本接下來的發展。

宸妃給皇帝下的毒慢慢的起了作用,皇帝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然後就掀起了爭奪儲君的爭鬥。

這場爭鬥中,皇後慘敗。

婉妃也不算勝利。

因為,她雖然親手弄死了皇後,可她在跟皇後爭鬥的過程中,她的兩個兒子也慘遭皇後的毒手。

因此。

最後,她雖然做了太後,扶持的卻是德妃的兒子。

按照後續情節發展,德妃把錦囊收了起來。

宸妃死後,被火化成灰。

德妃利用自己這麼多年在宮裡的勢力,偷偷把骨灰收了起來。

一次偶然的機會,她在錦囊中發現了埋葬寧易的地方。

最後,她的兒子登基之後,她讓心腹帶著骨灰盒和那隻錦囊,把骨灰盒埋在了寧易葬身的竹林中。

也算圓了寧易和白凝霜這兩個人物的感情。

睜開眼。

林綰綰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綰綰,搞定了!”

“謝謝,amy姐!”

林綰綰換上自己的衣服,跟李謀的助理去領了自己剩下的片酬,拿到片酬,她喜笑顏開。

尼瑪!

有錢的感覺真好!

雖然戲份已經殺青,可林綰綰接下來還有很多事情要忙,等《婉妃傳》這部戲所有的戲份都殺青之後,她還要配合導演和一眾主演們做宣傳。

林綰綰走出影視城。

接下來,她要去酒店裡收拾自己的東西,然後辦理退房手續。

一路乘電梯來到22樓。

拿出房卡剛要開門,突然,身後一陣腳步聲傳來,林綰綰下意識的轉頭,就看到幾個彪形大漢衝了過來。

“抓住她!”的戰鬥機啊……”蕭煜擰眉打斷她,“綰綰!我都是為了我們的未來。”“我呸!”“綰綰!”蕭煜深吸一口氣,“我知道你心裡難受,可你也要理解理解我,我家的公司冇了,我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這種時候,甚至我連我爸媽都看不起我,他們連羅美美那種女人都想塞給我!你說我能怎麼辦?我冇辦法,隻能找個有實力的女人聯姻,洛念念是我好不容易纔找到的合適的對象……我不能失去他們家這棵大樹。綰綰,我知道這樣做對不起你,可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