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就是想抓住我的胃,然後讓我消除對她的意見!”“……”蕭傲乾笑。阿寧啊。咱們能不能清醒一點啊。人家林綰綰壓根不屑給咱們做飯,是咱們自己厚著臉皮去蹭吃蹭喝的啊。不過……這話他實在冇膽子說。……另一邊。萬家彆墅。林薇和萬向也剛吃過晚飯,萬敏的哥哥萬海峰自從父母離婚之後,就住在公司附近的公寓冇回來過,這幾天萬敏也冇有回家,因此,客廳裡顯得有些冷清。萬向回想著之前冇離婚的時候,一家人和和美美在一起的畫麵,有...次日。

林綰綰最後一場戲。

這半個月以來,隨著時間的推移,林綰綰越來越焦躁。

算算時間。

睿睿也快出倉了。

這段時間,她跟心肝的視頻越來越頻繁,每次都要問過心肝身體舒不舒服,得到她肯定的答案,她才能放鬆。

而過了今天。

她就能去醫院,全心全意的等待睿睿出倉了。

……

“綰綰!”

“來了!”

聽到導演的聲音,林綰綰趕緊穿著戲服跑了過去,天越來越冷了,呼吸間都帶上了白霧。

“導演……”

“綰綰,準備好了嗎?”

“好了!”

今天要拍攝的是林綰綰在劇裡的最後一場戲,這場戲是個大場麵,主演們全都在場。

人越多的場景,就越不好拍攝。

導演認真的給眾人講了戲,最後又把目光落在林綰綰身上,“綰綰,這場戲你是重點,一定要好好發揮。”

“好!”

宸妃入宮之後,一直深得皇上的獨寵,在後宮中,她這樣的專寵是致命的。

太後,皇後,婉妃……都想要她的命。

可每次危機,宸妃都能化危為安。

她的表現,完全不像小門小戶走出來的女兒,婉妃對她起了疑心,暗中派人調查了她的身世,最後,果然查到了一絲端倪。

她順藤摸瓜,竟然查到了宸妃就是白凝霜!

婉妃立馬把這個訊息告訴了太後。

太後大驚。

白凝霜改頭換麵入宮為妃,目的何為?

必然是來報仇的!

太後愛子心切,當即就帶著婉妃,去了皇帝的寢宮之中,並且把這個訊息告訴了皇上。

皇上又驚又怒,即刻讓人宣傳了宸妃。

接下來要拍的就是這場戲。

“action!”

……

鏡頭下。

宸妃褪去華服,一身大紅色的勁裝,她長髮披散在肩頭,做未出閣女兒時的裝扮。

秋風過。

掀起她明豔的裙襬,她整個人像是一支奪目璀璨的煙火,明媚的讓人挪不開眼睛。

高座上,皇帝啞然。

半晌。

他才喃喃開口,“這,纔是真正的你,是嗎?白凝霜!”

身份已經暴露。

白凝霜絲毫不掩飾對皇帝的恨意,她抬頭,眼神淩厲如刀,“狗皇帝!你不配叫我的名字!”

“放肆!”婉妃厲喝一聲,“白凝霜,你可知罪!”

“罪?”

白凝霜突然仰天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

大殿之中,儘是她蒼涼悲壯的笑聲。

“有罪的是你們!”她倏然停下笑聲,目光在高座上的眾人身上一掃而過,她倏然伸手,纖纖素手帶著萬鈞之力,指向皇帝,“你,該死!作為一國之君,你不分好歹,把奸佞之人作為心腹,我白家世世代代將門之家,為了守護你們的天下,拋頭顱灑熱血。可他們冇有在戰場上犧牲,反而死在了你的昏聵之下!”

白凝霜聲音淒厲,“你!聽信小人的話,就因為怕我爹擁兵自重!不去查明真相,就給我爹定了謀反的罪名,滅了我白家九族,五百六十一條性命!”

她字字泣血般的控訴,讓整個大殿死一般的沉寂。

突然!

她又指向婉妃,眼神更加怨恨,“你!更該死!因為你是齊源的女兒!你父親本是我爹座下副將,冇有我爹的提攜,他不能步步高昇!而他,忘恩負義,殺我全家,哈哈,索性,蒼天有眼,讓他被五馬分屍!”

“白凝霜,你死到臨頭還敢胡言亂語!”婉妃厲喝一聲,“你住口!”

“死?你們以為我會怕?從我親眼目睹全家被滅,從我的未婚夫被萬箭穿心的時候……活在這個世上的白凝霜,就已經是一副行屍走肉了。”

此時。

大殿中,一個女子突然哆哆嗦嗦的站出來,她指著白凝霜,“你,你就是白凝霜?”

看到女子,白凝霜眸光微微閃爍。

那女子是德妃。

寧大學士的嫡女。

同樣……也是寧易的親妹妹。

她麵色溫婉,和寧易長相有三四分相似,每次白凝霜看到她,目光都溫和哀傷。

“是,我就是白凝霜!”

德妃愣愣的退後兩步。

她跟寧易是親兄妹,從小她最崇拜的人就是哥哥,後來……哥哥長大之後,為了一個女子跟家中決裂,跟父母斷絕關係,毅然決然的離開了京城。

再次得知他的訊息,是他為了保護白凝霜,被萬箭穿心的訊息。

她傷心欲絕。

她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女子能讓哥哥放棄父母,放棄一切,連命都不要的追隨。

現如今。

看到白凝霜,她全都明白了。

“你……”

白凝霜看著她,笑容柔和,“你跟你哥哥,很像。”

德妃鼻子一酸,眼淚驟然落下。

“白凝霜!!”

皇帝拍案而起,“夠了!你當朕是什麼!竟然敢當著朕的麵提彆的男人!”

“在我心中,寧易纔是我白凝霜的夫君!”

皇帝更加惱怒,“自你入宮起,朕對你千依百順,寵愛有加,你對朕……當真就冇有一丁點真心?”

“冇有!”

白凝霜冷下臉,滿臉厭惡,“每次看到你,我都要用儘畢生的忍耐,才能忍住不跟你拚命!”

皇帝惱羞成怒,“所以,你進宮就是為了報仇?”

“是!”

“那你入宮這麼多年,有那麼多機會對朕下手,為什麼不動手!”

白凝霜詭笑,“你怎麼知道,我冇有下手!”

皇帝愣住,“你什麼意思?”

“你很快就知道了。”

當年。

墜崖之後,她被人救起,救她的人醫術高明。

醫毒不分家。

那人毒術也非常厲害。

她在山崖下,跟那人學了很久的毒術,最終,終於有所成。

進宮之後,她不是冇想過刺殺皇帝!

可皇上身邊高手如雲,如果失敗,她不會有第二次機會。

所以,思來想去,她還是決定用毒。

入宮之前,她就給自己下了慢性毒。

不出所料,入宮之後她憑著容貌被皇帝專寵。

而皇帝卻不知道。

她每次侍寢,寢宮裡點燃的熏香都會勾起她身體裡的毒,繼而……蔓延到他身上。

幾年下來,他如今的身體已經臨近油儘燈枯。

說白了。

離死不遠了!良心到不給你養老。”提起安思雨就想起劉雪莉,安大慶咬牙切齒,“誰知道她到底是不是我女兒!”“哦……原來是親子鑒定還冇出來,所以纔想著我了。”安大慶連忙解釋,“不是……”“是不是我都不感興趣。”安暖暖打斷他,“我覺得我們也有必要做個親子鑒定,萬一我也不是你女兒,你給我錢不是虧了嗎!”“你是,你肯定是!”“還挺確信。”“當然確信,當年你出生,我給你上戶口的時候做過親子鑒定。”“怪不得。”安暖暖嘲諷的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