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個冰淇淩了,你給我弄臟了,心肝冇有冰淇淩吃了!”蕭衍心虛的拿毛巾給她擦臉,連忙說,“乖啊心肝,等會兒二叔就下樓去超市給你買一大箱回來!”“真的?”心肝撇嘴看他。“真的真的!”心肝這才破涕為笑。她吸吸鼻子,“二叔,心肝就說你是不是喜歡寧姨,你乾嘛噴人家一身口水啊。”“我……”蕭衍還冇想好怎麼回答,就聽到一旁正在擺弄畫架的睿睿輕飄飄的來了一句,“……心虛!”“心虛?”心肝眨眨眼,“二叔你心虛什麼啊?”...林綰綰的聲音太嚴厲,薑寧一時間被震住,竟然愣了一下。

等反應過來。

她隻感覺一股怒火順著脊背直衝腦門。

薑寧大怒,“林綰綰,你在淩夜麵前裝出一副賢良淑德的樣子,結果私下冇人了,竟然敢這樣跟我說話。我告訴你,我不會讓你如願的,淩夜一定會來救我的,到時候我一定要在所有人麵前撕碎你的偽裝!”

“可惜,蕭淩夜不會來的。”

薑寧一愣,下意識地說,“不可能!就算他心裡對我有氣,也不會任由我被人綁架而坐視不理的。”

林綰綰冷哼,嘲諷道,“你倒是瞭解他。”

“那當然,他是我肚子裡生出來的,我當然瞭解他。”

林綰綰簡直受夠了薑寧這副狂妄自大的樣子,她毫不留情的撕碎她的期盼,冷冷的說,“在你被綁架之前,寧寧和阿衍也被人綁了!”

簡寧被綁架?

聽到上半句,薑寧眼睛倏然一亮。

活該!

誰讓她老是纏著阿衍不放的。

然而。

她笑容還冇展開,就反應過來,被綁架的不隻是簡寧,還有阿衍。

薑寧悚然一驚,她馬上坐直身體,“不可能!”

林綰綰冷冷的看她。

“我不信!”薑寧一個激靈,下意識地反駁,“我來之前還收到了阿衍給我發的簡訊,而且他從小就學功夫,一般人根本打不過他。”

“當然不是一般人,郝叔乾的。”

“……”

薑寧瞪大眼睛。

郝叔!

她知道郝叔,龍芊芊的經紀人,聽說他跟龍芊芊從小一起長大,不但是她的經紀人,管家,還是她最重要的家人。

之前。

蕭傲因為郝叔想起了陳年往事的時候,她也很擔心龍家的報複,可後來又過了一段平靜的生活,她就不把龍家當回事兒了。

老宅那邊守衛森嚴,她每天出門也有專門的司機和保鏢,就算龍家的人要報複,也得掂量掂量能不能成功吧。

她做夢也想不到,郝叔竟然把目光放在了阿衍身上。

薑寧頓時就急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阿衍現在怎麼樣,他有冇有受傷,有冇有出事啊?”

“不知道!”

“你怎麼會不知道,你不是剛剛被抓來嗎!”

“他們兩個已經被綁架整整兩天,這兩天來,蕭淩夜一直在尋找他們的下落,但是很遺憾,一點線索都冇有!”林綰綰存心讓薑寧難受,冷聲說,“但是以郝叔對你的恨,他好不容易抓到阿衍,必然不會讓他好過。”

薑寧一顆心狠狠顫了顫。

林綰綰見她臉色慘白,繼續說,“郝叔對你的恨不是三天兩天了,為了報複你,他曾經還綁架過一次睿睿和心肝,現在阿衍落到他手上,你自己想想吧。”

“……”

薑寧幾乎崩潰,她喃喃道,“他恨我為什麼不直接來找我,為什麼要傷害我的孩子……”

“你以為他會放過你這個罪魁禍首?”林綰綰冷笑,“你不會到現在還以為,你是被林薇綁架到這裡來的吧!”

薑寧再次愣住。

是的。

她被綁架之後,就直接被一群人送到了這裡,之後一直都是林薇和安順看著她,她就下意識的以為是林薇是這件事的主謀。

至於原因?

無外乎報複林綰綰,又或者為了錢。

因此。

在林綰綰還冇有出現的時候,她就把林綰綰給恨上了,她覺得她之所以被綁架,完全是受林綰綰的連累。

可現在……

林綰綰告訴她,她被綁架也是郝叔的主意?

那豈不是說。

她不是被林綰綰連累的,相反,反而是她連累了林綰綰?

是了!

她是收到阿衍的手機簡訊,纔去餐廳赴約的,如果那個時候阿衍已經被郝叔控製了,那麼一切就說得通了。

這兩天,薑寧一直覺得林薇根本不敢把她怎麼樣,也冇有產生過恐懼心理,可現在,聽說綁架她的主謀是郝叔……她終於怕了!

“林綰綰……”

“同時!再告訴你一個不好的訊息!”林綰綰壓住怒火,冷冷的看著她,“因為你和蕭傲造的孽,現在連蕭淩夜都冇能倖免。”

薑寧心跳如雷,她粗喘一聲,“什麼……意思?”

“我來之前,郝叔聯絡蕭淩夜,讓蕭淩夜一個人去贖蕭衍。”

薑寧急了,下意識地要站起來,可她被綁在椅子上,這樣劇烈的動作也隻是讓椅子狠狠晃動了一下,她急聲說,“不能去,這是陷阱啊!”

“是啊,所有人都知道這是陷阱。”

“那他……”

“他還是義無反顧的去了。”

“……”

薑寧頹然的癱在椅子上,“不可能,你騙我……淩夜這麼聰明,怎麼可能不知道這是彆人挖的坑……”

“他當然知道。”說到這裡,林綰綰麵色終於不再平靜,眸子深處泛起一道水光,她沉聲說,“可是他冇有選擇,郝叔告訴他,如果他不出現,就殺了阿衍!”

“……”

薑寧身體狠狠晃了一下。

實際上。

林綰綰來之前,並不知道蕭淩夜的情況,但是事情就擺在那裡,根本就不需要揣摩,再加上從剛纔林薇的話語中,她已經知道,現在,蕭淩夜已經落到了郝叔手裡。

郝叔的恨已經病態。

她簡直不敢想象,此刻的蕭淩夜他們在經曆什麼。

而這一切……全都是薑寧一手造成的。

“為什麼……你為什麼不攔住淩夜……”

“攔住他,讓他親眼看著阿衍慘死,然後後悔一輩子嗎!”

“……”

薑寧眼淚奪眶而出,“那他們現在……”

“生死未卜!”

生死未卜……

薑寧終於控製不住,渾身劇烈的顫抖起來。

……

一旁。

林綰綰見她這個反應,內心終於有了一絲報複的暢快。

不管怎麼樣。

薑寧聽到這些,最起碼不會再像麻雀一樣嘰嘰喳喳令人生厭了。

“綰綰……”

“姐,我冇事!”林綰綰吸吸鼻子,努力對林悅揚起笑容,“我相信蕭淩夜,他肯定會想辦法和郝叔周旋的。”

而她現在唯一能做的,隻有一件事。

等!

等明天,等機會!後紅羽複雜的目光。眼看著林綰綰轉個彎消失在視線中,紅羽有些擔心,“弘裕,你說少爺會不會……”“不知道!”“……”紅羽更擔心了。見狀。弘裕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彆擔心!”“可是……”“擔心也冇用!”“……”紅羽頓時泄氣了。是啊。如果少爺真的下定決心要做的事情,她就是再擔心,少爺也不可能改變主意。紅羽重重歎口氣。綰綰啊,你隻能自求多福了。……二樓。林綰綰很快就笑不出來了。她轉了一圈,發現二樓隻有兩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