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他摸摸她的頭髮,“我不走。”“騙人!那些說對我好,不會離開我的人,最後統統都走了。”林綰綰突然用力推開他,她一屁股坐到地上,像個失去心愛玩具的孩子,眼圈紅紅的,“你肯定也會離開我的……”“……”喝醉的人都這麼難搞嗎?蕭淩夜走到她身邊,蹲下來眼神溫柔的看著她,“我不會走的!”“不信不信!”“那你怎麼樣才相信?”林綰綰立馬嘟起小嘴,“你親親我,我就信了。”燈光下。她閉著眼,巴掌大的小臉滿是紅暈,粉嫩...“我讓你看看我敢不敢!”

林薇大笑一聲,大步走到林悅麵前,揚起手就重重地給了她一巴掌。

“啪——”

林悅臉上迅速紅起來,她被打的偏過臉去,悶哼了一聲。

見狀。

林薇扯掉她嘴裡的破布,“大姐,你不是最柔弱嗎,趕緊哭啊,讓林綰綰心疼心疼你!”

林悅咬住嘴唇,愣是一聲不吭。

“這麼倔啊。”林薇一把揪住她的頭髮,笑著說,“大姐,你可彆怪我,我本來不想把你怎麼樣的,但是誰讓你是林綰綰的親姐呢。所以啊,你今天經曆的一切都是因為她,要怪你就怪她吧。”

林悅的目光落在林綰綰身上,眼底終於浮現出一道水光。

“綰綰……”

“姐!”

“你怎麼這麼傻!知道這是個坑,還要往裡麵跳!”林悅紅了眼眶,“你來了也救不了我,隻是讓人白白折辱,你一向最聰明,怎麼會上這種當……”

“我知道。”

“那你還……”

“如果我們角色互換呢,你能眼睜睜的看著我死嗎?”

“……”

林悅沉默。

眼淚卻簌簌而落。

是的。

她不能。

如果今天是綰綰被抓,彆人給她打電話讓她來換她,不管是不是圈套,隻要能有救她的一線希望,她都會來的。

可是……

這事情放在綰綰身上,她就接受不了。

或許是從小到大她們姐妹之間隻有彼此,她對綰綰唯一的期望就是讓她一輩子平平安安快快樂樂健健康康,所以,她是不希望她來的。

“夠了!你們倆秀完了冇有!”

看到姐妹倆感情好,林薇本來應該高興的,因為越是這樣,她折磨林悅的時候,林綰綰纔會越痛苦,可是,看她們為了彼此不顧安危的樣子,她心裡卻冒起弄弄的嫉恨。

憑什麼!

林綰綰憑什麼這麼命好!

她碰到疼她愛她,又有錢有權的蕭淩夜,就連當年肚子裡的孽種都是蕭淩夜的,她現在還有一對龍鳳胎兒女,更是找回了當高官退休的親生父親,這還不算,還有願意為她捨命的姐姐!

為什麼什麼好事兒全都讓她一個人占全了!

她不甘!

她恨!

憤怒讓她一腳踹在林悅身上,林悅咬牙忍著疼,林薇的目光卻落在林綰綰身上,見她臉色陰沉的 嚇人,她又笑了,“你們不是手足情深嗎,那我就讓你看看我是怎麼砍了你的手足!”

“住手!”

林薇得意的看著她,又是一腳踹過去,“我不住手你又能怎樣!”

“林薇,你恨我就衝我來,濫傷無辜算什麼。”

“濫傷無辜?哈哈,隻要跟你沾親帶故的人,都不算無辜。”林薇瘋狂的笑起來,“我好心的告訴你吧,林悅……隻是一個開始,你身邊所有愛你的人,我一個個的,全都不會放過!”

林綰綰眸光閃爍,“你什麼意思?”

林薇愛極了這種主動權在她手上的感覺。

她見林綰綰眸色焦慮,又痛快的笑起來,“知道蕭淩夜在哪兒嗎?”

“他當然在家!”

“嗬嗬——”

林綰綰麵色繃緊,“你笑成這樣是什麼意思?!”

“你親愛的好老公,現在已經不在家了。”

“那他在哪兒?”

“在一個你找不到的地方,而且……很快就會冇命了!”

“……”

林綰綰當然知道蕭淩夜現在在郝叔手上,實際上,她敢來這邊,也是做了一些準備的,之所以忍耐到現在,是因為她確定林薇和郝叔合作了。

既然合作……也許林薇知道郝叔的藏身之所。

隻要找到郝叔,蕭淩夜和蕭衍還有寧寧,就全能得救了。

這也是她不斷刺激林薇的原因。

此刻。

她終於從她嘴裡聽到蕭淩夜的名字。

林綰綰捏緊拳頭,故作鎮定,“你少忽悠人,蕭淩夜我最瞭解,他身邊有專門保護他的人,雲城又是他的地盤,旁人就是有通天的本領,也不可能在雲城把他怎麼樣!”

“不信啊……”林薇歪著頭,“真是讓人頭疼啊。”

林綰綰擺出一副堅決不信的樣子。

“沒關係,很快你就會相信了。”

林綰綰皺著眉頭,麵露困惑。

林薇卻冇有好心的給她解惑,見她眉頭深鎖,內心顯然十分煎熬,她心裡更暢快了。

身體上的疼痛算什麼。

她就是要從心理上,狠狠的刺激她打擊她,讓她知道她愛的人現在都身處險境,讓她內心崩潰!

接下來的時間。

林薇冇有再折磨姐妹倆。

甚至。

她還讓安順把薑寧也挪到了這個房間,讓她們三個人齊聚一堂,還好心的把薑寧嘴裡的破布也拔掉。

薑寧的嘴巴剛剛獲得自由,就對著林綰綰破口大罵起來,“林綰綰!你這個歹毒的女人,現在終於露出真麵目了,我就說,我對你這麼挑剔,你怎麼可能不恨我,果然……你竟然想讓綁匪對我撕票,我告訴你,如果我死在這裡就算了,隻要我有命回去,我一定想辦法讓淩夜看清你的真麵目,讓他跟你這個惡毒的女人離婚!”

“……”

林綰綰就知道她剛纔那一番話,會讓薑寧恨上她。

算了。

她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吧。

“心虛了?說話!”

“話都讓您說完了,我還有什麼好說的。”

薑寧怒火更甚,“所以,你承認你是為了錢才接近淩夜?”

“隨您怎麼想!”

這話在薑寧聽來,跟直接承認也冇有區彆了。

她瞪著林綰綰,氣的渾身發抖。

一旁。

林薇看到兩人吵的熱火朝天,得意的笑了。

“薇薇,該吃晚飯了。”

“走!”

兩人轉身去了另一個房間,反正三個人都被綁著,大門口又有郝叔的兩個人守著,林薇是一點也不擔心她們跑掉。

……

林綰綰心裡對薑寧是有氣的。

如果不是她和蕭傲當年造孽,現在蕭淩夜和蕭衍,包括寧寧……怎麼會身處今天這樣的險境?

想到三人可能麵臨的危險,林綰綰就心神不寧。

“林綰綰!!”

林綰綰腦袋嗡嗡作響,厲聲說,“你鬨夠了冇有!你知不知道因為你,現在外麵變成什麼樣了,你不知道懺悔,還這樣叫囂!”

薑寧愣住!,耽誤一天的時間,張氏就損失一大筆錢。今天早上,張釗終於用高於原本供貨商的價格,在外地簽了新的供貨商,敲定合約之後,他立刻就馬不停蹄地趕回了公司。“張總,要不要去休息室休息一下?”張釗拿掉眼鏡,揉了揉眼瞼,他問秘書,“那兩個這兩天這麼老實?”那兩個當然是老張總的私生子。秘書搖頭,“當然不會,聽說私下見了不少董事,在董事麵前煽風點火,說您怎麼怎麼得罪了蕭家,想利用這個機會,讓董事會重新選總裁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