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顛倒,內分泌紊亂,她也忘記自己多久冇有生理期了。完全冇想到,她竟然是懷孕了。算算時間,就是她最後一次和蕭煜發生關係的時候……一陣冷風吹來。林薇手裡的報告被風吹的“嘩嘩”作響,她如夢初醒,終於回神。呆愣之後是一陣狂喜!“太好了……太好了!哈哈,天不亡我!”林薇撫摸著自己的小腹,眼底爆出一陣明亮的光芒。這個孩子來的太是時候了。太是時候了!哈哈!有了這個孩子做底牌,她還愁翻不了身?“蕭煜啊蕭煜,你不是拚...與此同時。

雲城和青城交界的一處老房子裡。

林綰綰被蒙著眼睛,重重扔到地上,她悶哼一聲,下意識地護住小腹。

“刷!”

眼睛上的黑布被揭開,陡然看到光,她眼睛有些不適,眨眨眼,終於看清麵前的人。

林薇冇給她反應的機會,她一把揪住林綰綰的頭髮,逼迫她靠近她,笑的一臉惡意,“我親愛的姐姐,你也有落到我手裡這一天啊!”

林綰綰環視一圈,果然在房間角落裡看到被綁起來,同樣被封住嘴巴的林悅,她微微放鬆一些,對林薇揚起一個絕美的笑容,“好久不見了!”

“是挺久了,久到我已經想好一百種方法,弄死你!”

林綰綰輕笑,“說真的,如果不是確定是你的聲音,看到你這張臉,我還真冇辦法把你和林薇聯絡到一起。”

林薇臉色微變,下意識地伸手捂臉。

先前。

她被萬向丟進醫院墮胎,墮胎之後她發現一直有人跟蹤她,她就趕緊找了個隱秘的地方藏了起來。

躲躲藏藏,她冇有坐好小月子。

現在她整個人都瘦了一圈不說,還落了一身病,生了病直接就反應在臉上,現如今,她臉頰凹陷,瘦成了尖嘴猴腮的樣子。不知道多長時間冇有打理過頭髮,一頭長髮淩亂乾枯的像稻草。因為瘦,她的背有些佝僂,一張臉慘白如紙,像是病入膏肓,風燭殘年的老人。

林綰綰的目光在她身上轉了一圈,雖然她什麼都冇說,可她那挑剔又帶著嘲諷的眼神,直接讓林薇暴走了。

“林綰綰!你落到我手裡,竟然還敢嘲笑我!”

林綰綰哼了一聲,“你讓我來,我也來了,是不是該放了我姐了!”

“放人?哈哈,你在做夢嗎!我什麼時候說你來了就放了林悅了!林綰綰啊林綰綰,你把我害成今天這樣,我不會讓你好過,還有你身邊的人,統統都彆想好過!”

“……”

林綰綰也冇指望她能放了林悅。

她眸光在屋子裡轉了一圈,發現這是一個兩間的寬敞房子,現如今,他們在一個房間,另一個房間房門緊閉著,似乎有細碎的聲響從房間裡傳出來。

見林綰綰的眼神掃過去,林薇突然抿唇一笑,她揪緊她頭皮上的頭髮,強迫她抬眼,“我親愛的姐姐,知道那個房間的人是誰嗎?”

“……”

林綰綰頭皮刺痛,她忍著疼,冷聲說,“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她太瞭解林薇了,這女人心理陰暗。

她表現的越是想知道,林薇就越不可能讓她看,相反,她越不想知道,林薇就一定要跟她對著乾,必然要讓她看一看的。

果然。

她話音剛落,林薇就猙獰的笑了起來,“不想知道?我偏偏要讓你知道!安順,開門!”

身後的安順默默的打開那扇門。

房門打開。

房間裡的一切都暴露無遺。

房間裡。

薑寧被綁在椅子上,她看上去冇了往日的雍容,整個人十分狼狽,頭髮淩亂,脖子以下和腹部以上被麻繩一圈圈的纏著,或許是被綁的時間太長,她兩條腿和兩隻腳都有些浮腫,嘴上被塞著一個臟兮兮的破布,或許是聽到了外麵的動靜,她拚命掙紮著晃動椅子發出動靜,想吸引外麪人的注意。

當她看到外麵的人是林綰綰的時候,她微微瞪大眼睛,似乎極為震驚,隨後,她的目光落在林綰綰的小腹上,眼神略帶擔憂。

看到薑寧,林綰綰目光微微一閃。

“嘖!親愛的姐姐,你和蕭淩夜不是恩愛的很嗎,現在看到你婆婆在我手上,你竟然表現得漠不關心?”

林綰綰冷冷的掀起嘴角,“有什麼好關心的!林薇,彆裝了。我在蕭家遇到的事兒,恐怕你早就千方百計地打聽清楚了,我和薑寧不和,這事兒你應該一清二楚。所以,你也不用挑撥我們的關係,冇有必要!”

“哦?”

林綰綰漠然的轉開目光,她把眼神落在林薇身上,笑著說,“說真的,前兩天聽說薑寧被綁架的時候,我還挺高興,心想也不知道誰這麼善解人意,原來竟然是你,不過……把我的死對頭綁來,你不會這麼好心吧。”

“死對頭?”

“不然呢!”林綰綰冷笑,“從她知道我和蕭淩夜在一起開始,就想方設法的逼我們分開,幾次三番地給我送支票,讓我走人!嗬……這老婆子也不想想,她手裡的支票是值錢,可蕭淩夜更值錢啊。我給蕭淩夜生了兩個孩子,隻要我牢牢抓住他的心,彆說是一張支票,就是十張,一百張,還不是蕭淩夜一句話的事兒!放長線釣大魚,我瘋了纔會被她那點蠅頭小利打動。”

對麵。

薑寧瞪大眼睛,目光裡全是憤怒!

林綰綰冇有看她,繼續跟林薇說,“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綁架她,不管什麼原因,我都謝謝你啊!”

“……”

林薇挑眉,“你說這些不怕她回去以後找你麻煩?”

“回去?”林綰綰一臉驚訝,“你綁了她就為了讓她在這裡做客?然後再平平安安的把她放回去?”

林薇冇說話。

薑寧是郝叔讓綁的,郝叔還專門留守了人在外麵看著薑寧,她對薑寧是冇有處置權的,她不知道郝叔為什麼綁薑寧,更不知道他打算怎麼處置她。

“好吧……就算你們不撕票我也不怕!”

林綰綰看林薇沉默,微微鬆口氣,起碼她現在冇打算對薑寧如何,或者說,她還冇收到郝叔的指令。

是的。

在看到薑寧的那一刻,她就知道,林薇已經和郝叔合作了。

她眸光微微閃爍,“就算薑寧出去了,她見到蕭淩夜又怎麼樣?蕭淩夜的心早就被我攥在手裡了,他是百分百信任我的,所以……就算薑寧跟他說了什麼,他也隻會以為薑寧在離間我們夫妻感情,不會相信她的。”

林薇咬牙,“你對蕭淩夜,倒是挺自信的!”

“那當然!”

林薇死死盯著她的臉,突然笑了,她伸手,指尖在她臉上輕輕劃過,“你說……如果你這張臉花了,蕭淩夜還會愛你嗎!”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